番外 玄冰VS艾瑶瑶9

    “瑶瑶——瑶瑶——”

    玄冰一个惊醒从木榻上蹭起来。

    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环顾空荡荡的木屋,心里也跟着空荡荡的。

    一想到艾瑶瑶跑下山,玄冰赶紧起身,朝她的木屋走去。

    推开门,黢黑的木屋没有一点生气,玄冰满怀期待她已经回来了,看到眼前的一幕,难免有些失望。

    他关上门,望着山下的路,月光照耀下显出她的脚印,玄冰的心也一阵阵的抽痛。

    他心乱如麻,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管,可是脑海里总是浮现艾瑶瑶悲痛无助的表情。

    唉,他是她的父亲,怎么能对女儿产生那种感情呢。

    玄冰摇摇头,赶走大逆不道的想法,背影萧索的往回走。

    可是,每一步都尤为沉重,好似踩在自己的心尖上,难受得紧。

    她那么笨,会被山下的人骗吗?

    她那么单纯,会被别人利用伤害吗?

    她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她会遇到危险吗?

    无数个问号充斥着玄冰的大脑,让他躺在榻上也翻来覆去的想不明白。

    耳边盘旋着她撕心裂肺的质问和哭声,玄冰无奈的闭上眼。

    也许,没有人比他更坏了。

    有谁能比七年的欺骗,七年的伤害,更可恶呢?

    “玄冰,七年前,我宁愿你没有救过我!”

    这是多么重的一句话,宁愿死也不愿意忍受他的欺骗和利用。

    玄冰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曾经,他深爱潇瑶,但潇瑶拒绝了他,他只有在苦苦思念中度过。

    那种痛苦已经让他千疮百孔,更何况是面对深爱的人的欺骗和利用。

    她那么小,却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

    一想到这儿,玄冰的心像是被手紧紧抓住,一股酸楚涌上鼻腔。

    她恨他,怨他,从那悲愤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这辈子她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再也见不到她了吗?

    她要彻底从他生活中消失了吗?

    玄冰吓得再度从榻上蹭起来,神情慌乱的推门而出,趁着月色,马不停蹄的朝山下跑去。

    不行,他不能失去她!!!

    七年的时间,七年的相处,是她闯入了他的生活,给他的人生赋予了新的意义。

    没有了艾瑶瑶,这七年他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怎样的行尸走肉,是她带给了他阳光和色彩,是她让他想要继续活着!!!

    为了照顾她而活着,为了看管她而活着,为了和她待在一起而活着。

    是呀,七年的生命,他的目的全都是为了她,而不再是潇瑶。

    玄冰幡然醒悟,脚下的步子像是生了风,朝着山下掠去。

    潇瑶是玄溟澈的命中注定,也许艾瑶瑶便是他的命中注定!

    无视了七年的爱恋和追逐,这一次他不能再错过了。

    玄冰下山四处找寻,却想不到,艾瑶瑶躲在山上的某个角落里,偷偷哭泣。

    、、、、、、

    三日过去,哭得差点歇菜的艾瑶瑶从山洞里走了出来,望着小木屋的方向,心里狠狠抽痛。

    可就算是痛,但也没有见不到玄冰的痛来得直接。

    她好想好想他,一想到要离开他,她就无法接受,痛得不能呼吸。

    被他欺骗,被他利用,虽然真的很难受,但是,她发现自己不能没有他!

    爱的那么深,那么卑微,不过是想留他在身边,这便是她最大的幸福。

    她不想再像玄冰那样睹物思人,不想像他那样站在某个方向久久凝望。

    那样的背影太凄惨,太可怜!

    想着,她的脚步随着不受控制的心慢慢朝小木屋的方向挪动。

    想见他,这种思念已经打败了所有的怨恨和痛苦。

    脚步虽然缓慢,但尽量朝前移动,就这样行走了一阵子,艾瑶瑶站在了小木屋的前面。

    小木屋的门是开着的,被风吹打得扑腾扑腾作响。

    艾瑶瑶忐忑的上前,来到了门口。

    她低着头,搅动着手指,心里紧张又迷茫。

    这一刻,她害怕极了,怕玄冰赶走她,抛弃她。

    待她鼓起勇气抬起头,刚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发现小木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人。

    她愣了一下,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依然没有人!

    他去哪儿了?

    艾瑶瑶脑海里回忆起玄冰可能去的地方,顿时撒腿朝山顶跑去。

    也许他又站在山顶面向东方思念某人了。

    心里虽然难受,但步子却越来越快,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山顶。

    还是没有人!

    看着空无一人的山顶,艾瑶瑶似乎松了口气,再度朝小木屋跑去。

    她围着木屋,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艾瑶瑶有些气馁,索性坐在小木屋的门前,等着他回来。

    一天一夜过去了,艾瑶瑶终于坐不住了。

    玄冰从来不会夜不归宿,在这雪山上也没有夜不归宿的理由。

    艾瑶瑶担心的踱来踱去,久久等不到他的影子。

    望着下山的路,心里涌起一丝不安。

    难道,他下山去找自己了?

    不行,她得下山去看看!

    想着,艾瑶瑶也急冲冲的跑下山去了。

    自从和玄冰吵架都已经过去四天四夜了,艾瑶瑶奔走在大街上,眼神扫射着人群,焦急的搜寻着玄冰的身影。

    此时,大街上突然人潮涌动,大家朝着同一方向跑了过去。

    看到这里,艾瑶瑶拉着一位神色激动的行人,焦急询问道:“你好,请问发生什么事儿了?大伙儿这是跑哪儿去啊?”

    “你有所不知,丞相府派武林高手抓捕了一个妖怪,据说是雪妖,从雪山上下来的,八年前有座常青山,突然飘起鹅毛大雪,一下就下了八年,从未间断,不少上山采药的郎中和探险的百姓都死于非命,传闻是被雪妖杀死的。这不,这雪妖被抓住了,要处以火刑呢。”

    艾瑶瑶闻言,神情大震,身形不稳,一个虚脱倒了下去。

    “哎呀,姑娘,你怎么了,你起来啊,姑娘,你别吓我啊——”

    艾瑶瑶摔在地上,背朝黄土,面朝天,头脑一阵晕眩。

    玄冰被当成妖怪抓住,处以火刑!!!

    “姑娘,我可没碰你啊,你别赖上我啊,我还要去看雪妖的火刑呢。”行人被艾瑶瑶这一出搞得相当无语。

    艾瑶瑶闻言,猛地想起玄冰还处于危险之中,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撇下行人,冲入人群中,朝着实施刑法的广场跑去。

    此时的广场被众人围得水泄不通,议论声怒骂声此起彼伏,回荡在上空。

    大家对着被绑在木桩上,一袭白袍的美男子指指点点。

    嘴里无外呼控诉着玄冰的罪行。

    “烧死他,快烧死他,他少了多少乡亲父老,简直罪大恶极,快烧死他。”

    “烧死他,烧死他,还我们常青山,还我们安宁。”

    所有人挥动着拳头,大声怒吼,声势浩大地震耳欲聋。

    艾瑶瑶穿过人群,来到了最里边,看到被五花大绑捆在木桩上的玄冰,骇地面色煞白。

    他一身狼狈,周围堆满了柴火,身边站着个拿火把的壮年。

    只要火把落下,将是一场熊熊烈火,将玄冰彻底淹没。

    艾瑶瑶吓得头皮发麻,猛地冲出人群,扑到了玄冰身上。

    “我爹爹不是妖怪,不是妖怪!!!你们不要伤害他,他是好人,从未害过任何人!!!”

    艾瑶瑶泪流满脸,抱着玄冰,朝着周围的群众大声解释。

    “爹爹?这个女子叫他是爹爹?还说不是妖怪,这么年轻的男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女儿!!!烧死他,烧死他!!!”

    “烧死他,他肯定是妖怪,江丞相特地调查过了,这名男子叫玄冰,从八年前就住在雪山上,他就是雪妖!!!”

    听到这话,人群再度喧闹起来,那气焰势要取人性命。

    艾瑶瑶吓得浑身发抖,早已哭成泪人,抱着玄冰的双手不断用力。

    “爹爹,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武功高强,为什么会被抓住?“艾瑶瑶抽泣着,无法接受的问道。

    玄冰倒是一脸镇定,望着艾瑶瑶泪流满面的脸蛋,松了口气,说道:“你终于出现了,找了你好久,没有你的消息,我快急死了。”

    艾瑶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他:“所以,你就想出这个办法,引我出来?”

    玄冰轻笑着点头。

    笑!

    玄冰笑了!!!

    这是艾瑶瑶第一次见玄冰笑,她在做梦吗?

    “我知道你不会不在乎我的安危,我坚信你会出现。”

    艾瑶瑶闻言,放声大哭,心有余悸的捶打玄冰的胸膛,“你吓死我了,你个混蛋,你太坏了,呜呜呜——你骗我,你永远在骗我!!!”

    “是,我骗了你,当初救你的确是因为你长得像潇瑶,可是自从和你相处,你和她不一样,你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而我这些年,一直是为了你而活着。”玄冰认真严肃的解释道。

    一番话听得艾瑶瑶云里雾里,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刚刚说什么?

    这些年是因为她?

    这话什么意思?

    艾瑶瑶有些懵,旁边举着火把的壮男突然插话进来。

    “玄公子,你赶紧想清楚,是要火刑还是娶丞相千金江乐蕊。江丞相说了,只要你答应,我们立马为你松绑,为你撇清谣言,如果不答应,可得小心你的小命。”

    说着,男子拿着火把在玄冰跟前晃了晃了。

    艾瑶瑶吓得急忙掩护他,大声呵斥:“你敢!!!只要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跟你拼命!!!”

    “呵呵,我敢不敢,还得听玄公子一句话,是不。”

    “哼,休想,他不会娶江乐蕊,他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艾瑶瑶凶狠反驳,愤怒的呸了壮年一脸口水。

    “你——”男子气得青筋暴起,正要出手教训,只听见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大家有所不知,这个女子和她的爹爹有着不争当的关系。我曾经亲耳听到她说要嫁给她爹爹,这女儿嫁给爹爹,不是大逆不道,天理难容吗。”

    人群中,贺泽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声音传入众人耳朵,惊起一层涟漪。

    “什么?还有这事儿?”

    “是呀,我也听说了,上次参加丞相府的宴会,见过这个男子一面,当时那个叫艾瑶瑶的女子,口口声声说爱她爹爹,非她爹爹不嫁呢。”

    “天啊!!!乱##伦!!!”

    “妈呀,太恶心了,这种人必须处以火刑!!!”

    “烧死他们,烧死他们,烧死这对狗男女,烧死他们!!!”

    群众暴动了,讨伐声一声比一声高,震得空气都抖了三抖。

    此时,一个百姓快速抢过火把,猛地扔进柴火堆。

    “轰——”熊熊烈火猛地窜起,顿时将玄冰和艾瑶瑶二人淹没其中。

    看到这里,举火把的壮年吓得目眦尽裂,老爷交代了不是真的放火,只是威逼利诱,没想到竟然被群众误了事儿。

    烈火之中,艾瑶瑶与玄冰紧紧相拥,两颗心从未如此相近。

    “怕吗?”玄冰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柔声询问。

    艾瑶瑶摇头,无比坚定:“出生入死,上天入地,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好,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个地方。”玄冰笑了,眉眼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去哪里?”

    “去见一个人!”

    “见谁?”

    “我们的媒人!”

    “媒人?我们什么时候有媒人了?”

    “她叫潇瑶!”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