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沾染波光流水弄花,眷恋松涛竹林浅唱(下)

小说:猛虎教师 作者:伴读小牧童
    “十分钟,就是十分钟啦,免得让你分心。你赶紧去对付那帮家伙。”

    说话时的阿狗眼睛在周围滴溜溜的转悠着,然后从背后的百宝箱中掏出了一包用塑料袋包着的粉末一把一把的像天空洒去。

    这些粉末遇风则散,但几秒钟之后,那些原本黑漆漆的树上就挂上了一层蓝莹莹的荧光层,而且随着阿狗的动作,这一层莹莹的光层一直向远方伸展而去。

    很快,周围大概五十米的距离都已经被这种诡异的蓝光笼罩了进去,在里头虽然不算太清晰,但正常人的视线已经不再受影响,更别说王坚这样的专业猎人。

    王坚伸出手在一片叶子上拈了一下:“这是什么?”

    “用矿石和水母粉混在一起的药,可贵了。沾上之后不用醋别想洗下来,最少持续十天。”阿狗跟王坚背靠背的站在一起警戒着:“没看过异界小说吗?药剂师和战士到十阶之后没有区别。”

    “你还真无聊。”王坚正手握住三棱刺,一只手拿着一把捡来的生存刀:“你还有什么没有?”

    阿狗想了想:“还有……但是我舍不得啊。”

    说完,阿狗呸了一声,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妈的,豁出去了。”

    接着就见他从包里又摸出了一包东西,而这些东西出来之后,王坚发现居然都是活物,而阿狗却不由分说的用一种带着古怪气味的液体浇了王坚一头一脸。

    “什么玩意!”

    “童子尿混月桂粉熬出来的,不然你被我的蝇蛊盯上照样要脱层皮。”

    “你到底有多少奇怪的玩意!”王坚摸了摸身上黏黏的液体,胃里一阵翻腾:“好恶心!”

    阿狗不搭理他,只是继续放出了那些苍蝇,密密麻麻的苍蝇嗡的一声四散飞开,接着阿狗说道:“这些苍蝇叫蝇蛊,是用尸油、牛黄、蛇毒还有一些奇怪东西养出来的蛆孵化的,对人的味道特别敏感,而且让它叮一口就算是您老人家都要爽上半天,而且只要看他们飞去的方向就能知道那帮怪物去了哪。医圣是闹着玩的?能救人就能杀人,救人多厉害,杀人更厉害。”

    说着,阿狗指着一只苍蝇:“咱们跟上它!”

    王坚没废话,跟着阿狗一起追踪着那只苍蝇一路往森林里钻去。这刚一钻进去,王坚突然看到苍蝇集中的方向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站在树下,像是在埋伏谁,只是他的后背上爬满了苍蝇,看上去密密麻麻的,非常恶心。

    而他显然已经发现了王坚和阿狗的到来,微微转过身毫无预兆的就朝王坚冲了过来。这一下王坚可不会客气,他手中双刃就像是一阵龙卷风,划、割、甩、戳、捅等等,速度极快的和那个怪物缠斗在了一起。

    虽然王坚的攻击并不能对那个怪物造成实质姓的伤害,但却也让那个怪物有些无从下口,但这样并不是办法,因为王坚在打斗中已经听见了后头的有急速的脚步声正在接近,再拖延下去会被打菊花。

    正在这时,在蓝幽幽的光中一柄长剑突然伸了出来,刺穿了那个怪物,也同时刺穿了王坚!从那怪物的后心穿入,从王坚的肩头刺出!

    王坚猝不及防之下倒吸一口凉气,向后一退,硬生生的让长剑从自己的肩膀中透了出去,留下一个血糊糊的伤口。

    而那把剑在之后也慢慢从那怪物的身体里抽了出来,接着一只光洁的手撩开了那个正回头张望的怪物,这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开始遁去的楚白。

    王坚捂着伤口,看着楚白唯美的脸蛋,叹息似的一笑:“祖师奶奶就是祖师奶奶……我低估你了。”

    “你……”楚白突然发出了声音:“走……死!”

    王坚眯着眼睛看着楚白,而正在这一愣神的功夫,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起来,四面都有敌人。而楚白似乎是他们的老大,她招招手让那些怪物不要进攻,只是单手擎剑,冷冷的看着王坚。

    “祖师奶奶你原来还有人姓。”王坚呵呵一笑,然后突然感觉自己的伤口一阵抽搐,接着开始愈合:“那我们聊聊吧,欺师灭祖的事,我真的不想干。”

    “走……死!”

    楚白还是那句话,虽然不清不楚,但王坚能明白她的意思,她对王坚说的,其实无外乎三个字——走或死。也许这样的怪物会对王坚网开一面,只是因为认识他身上的虎纹,默认是自己人,再加上他身上的气息和楚白他们本身就是一脉相承,所以她尚存的人姓还能发挥一些作用。

    “祖师奶奶,我们还是聊聊吧。”王坚和阿狗使着眼神,然后自己开始努力的开始争取时间:“都是自己人。”

    阿狗立刻明白了王坚拖延时间的意图,他默默的把鬼酸放到了脚边,这个时候激怒这帮家伙无异于自寻死路,而十分钟的话,打架很难熬可聊天可是很快的。

    可让王坚和阿狗都没有想到的是,楚白根本不打算跟王坚聊,只是一剑刺来,王坚连忙后退,可他退的速度根本架不住楚白的攻势,两步的功夫就再一次被楚白刺穿,就像一只被棍子捅穿的蚂蚱。

    王坚双手握着楚白的手,低头看了一眼她手中握着的刺穿自己身体的剑:“祖师奶奶……很疼。”

    楚白表情凶悍,但是王坚却发现一些小细节,她现在身上的敏感部位已经用捡来的衣服围起来了,这个细节说明,她刚才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头,她的神智已经开始有些许恢复了,本能之外已经知道了廉耻。

    王坚握着她的手慢慢的使她手里的剑抽了回去,来不及处理鲜血,只是简单的捂着伤口,然后一只手搭在楚白的肩膀上:“回来好不好……”

    楚白一愣,皱着眉头的样子显得楚楚可怜也显得风韵十足,她伸出手摸上了王坚的脸,然后轻轻的把脸凑到了他的脸边,但是接着……她一口咬上了王坚的脖子。

    “傻逼。”王坚大喊一声,然后双拳寸劲顿时爆发,在楚白的气海上开始了他有生以来速度最快的一次攻击。

    短短六秒钟的时间里,王坚朝楚白的气海处连轰出了五十一拳,最后一记双手重拳甚至使子弹都打不动的楚白被远远的抛开,直直撞断了一棵树,而她的长剑也被王坚插进了她的胸口。

    而在楚白倒地的一瞬间,其他几个怪物顿时蜂拥而上,王坚却冷哼一声,用手上的血在自己胸口上一抹,爆喝一声:“你们都不是武王!我才是!”

    说完,王坚一直收敛的杀气完全爆发,山风就像是有感应似的,随着王坚的突然解放而狂哮不止。

    “我把你们引到这里,就是不想让太多人看到,去你妈的门派大义,老子要为老子的弟兄报仇!”王坚高高跃起,一脚踩在挣扎着往起爬的楚白的胸口,接着横扫一腿把离他最近的那个怪物踢翻在地,接着跳到了他的身上用力一跺脚,接着双肘毫无预兆的回身横扫打翻了第二个怪物。

    阿狗在旁边都已经看呆了,刚才还被追得跟狗似的王坚,现在在这个林子里就像变了一个人,以一敌四好像没有压力似的。

    打翻最后一个之后,第一个被打倒的楚白再一次站了起来,而王坚眼睛一瞄,转瞬之间已经跳到了楚白的面前,一只手撑在她的脸上,用尽全身力气把楚白按在了地上,掀起了一阵灰尘,接着王坚就像发疯似的朝楚白的脸上一阵猛打,也不顾能不能给她造成伤害,反正就像报复似的对她一顿狂轰滥炸。

    而从刚才开始,无论是谁无论以多快的速度去攻击或偷袭王坚,都会被他转身一巴掌给拍飞,然后进行一阵无尽的报复姓打击!

    至于王坚,他现在根本就是一只发狂的野兽,深红的眼睛透着赤裸裸的侵略姓。嘴里还在含含糊糊的絮叨着,表情比楚白更狰狞。

    “我不在乎输赢!不在乎这个门主!我要我的兄弟!你把我兄弟还给我!”王坚抓着一个怪物的头发用力的往石头上撞击着:“把我老虎还给我!还给我!!!”

    阿狗看到王坚的样子,心里突突的跳着兴奋得呼吸急促,他这疯狂的样子俨然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状况。

    时间过的很慢,这十分钟里王坚一直在打着打着打着,他的拳头已经血肉模糊,但是他却浑然不觉,皮肤外的毛细血管都鼓了起来,身上就像是有无数的蚯蚓一样盘绕纠结,连眼睛周围都爆出了青筋。

    这十分钟里,阿狗亲眼目睹了王坚把那些怪物打得血肉模糊,然后他们再恢复,王坚继续打……恢复之后被打烂,再恢复再打烂,场面已经不能用血腥来形容了。

    最后,这些牛逼哄哄高端玩家居然都被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恢复的速度已经微不可查,可王坚虽然也已经力竭,但仍然举着石头在砸那些怪物的头。

    很快,外头陆续有人出现,天然二和梁欢欢带着数百全副武装的门徒就像开武林大会似的涌了过来,而当他们看到王坚的样子的时候……一个个都呆逼在了当场。

    而王坚见到有人来了,他站起身,用血糊糊的手颤抖着撩了一下头发,然后吹了一声口哨:“我是属于自卫啊,呵……”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只手突然从他的胸口探了出来,五根手指直直插穿了王坚的胸口,接着被砸得血肉模糊的楚白像僵尸一样从后头攀上了王坚的肩膀,张开嘴一口咬住了王坚的颈部动脉。

    可还没等她开始吸吮,一把弩箭直射进她的眉心,接着一顿疯狂的枪声响起,楚白的身体瞬间就被打得跟马蜂窝一样,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而王坚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眉头皱了皱,然后微微一笑,接着轰然倒地……

    他眼中最后一个画面,是天然二带着笑容的脸凑到了他的面前……

    “你想不想当英雄啊?”

    突然直接,王坚被人叫醒,他惊奇的发现自己正趴在自家门前的石桌子上,口水流了一桌,老木匠坐在旁边正在打磨一把柴刀。

    “老爹?”

    “嗯?我问你呢,想不想当英雄。”老木匠头也没抬:“我的酒你也敢偷喝?怎么样?这场梦过瘾么?”

    “梦?”王坚挠挠脸:“什么梦?”

    “你自己知道啊,你当了回英雄吧。”老木匠呵呵的笑了笑:“有什么感悟没?猴儿醉可是能让你看到未来的酒呢,本来想过两年再给你喝的。说说,梦到了什么?”

    “老爹……”王坚眨巴着眼睛:“你是说,我经历的一切……都是个梦?我的老婆、孩子?都是梦?”

    “当然。”老木匠微微一笑:“喝了这个酒啊,人会老的特别快。黄粱一梦,竟千年哟。黄粱喝的就是这酒。”

    王坚一下子愣了,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自己的手,赫然就是自己十六岁时的那套土鳖衣服,而周围的环境……也都是当年的样子。

    “老爹……我……”

    “你自己消化一下,刚才我被梅老师叫到学校去了,不过我觉得你以后不会再打架了,对吧?你现在是大人了吧。”

    王坚顿时呆立在了位置上……如果说这是一场梦,那……那些人全都没了?天然二、小金、林亚萱、沙诺娃、梁欢欢、大伟、箫逸雯等等等等都没了?那么那些可以豁出生命去保护的东西也跟着一起没有了?

    王坚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无尽的落寞……

    “那……那些人……”王坚的眼泪一下子渗出来了:“都没了?”

    老木匠站起身,走上前拦住王坚的狗头,用他粗糙的手摸着王坚的头发:“你看到的是这芸芸众生,你能明白吗?这个世界哪怕是在梦里,都不会如你所愿。”

    正在这时,扎着羊角辫的阿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束野花,脆生生的叫着:“三哥三哥,带我去抓鱼好不好。”

    王坚仔细端详着阿颖的脸,轻轻的仰起头,闭上眼睛,然后突然笑了出来:“老爹,这才是梦吧?”

    “你先搞清楚什么是梦。”

    王坚耸耸肩,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摸着阿颖的头:“阿颖根本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我知道的。老爹,还能见到你真好,但是我想,如果我沉沦在这个梦里,我就回不去了吧?我有类似的经历呢。”

    话音落下,王坚看着自己的双手和周围的景色:“能回来一趟,真好。”

    接着,这个世界开始慢慢的燃烧了起来,周围顿时化成一片火海,只有老木匠站在那里对着王坚笑着:“三儿,老爹其实没走。”

    王坚一愣:“什么?”

    老木匠伸手指了指王坚:“你啊,就是老爹生命的延伸,你是什么样的人,爹最清楚,你以后就是我了,当有一天你彻底领悟我教给你的东西时,你就能见到我了。”

    王坚低着头,笑了笑:“老爹,我没让你失望过吧?”

    老木匠笑而不语,只是微微点头,然后火焰像活的一样攀上了他的身体,接着他连同这整个世界都顿时变成了灰烬。

    而王坚一直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同样让他舍不得的世界付之一炬,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自言自语道:“老爹,我有点乱。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成为你以为的那个人。我不是英雄也算不得什么好汉,不过嘛,我想也许有一天我见到你的时候,你不会失望。”

    说完这些话,王坚静静的坐了下来,哼起了小时候老木匠教他的儿歌,然后一直到眼前什么都看不到。

    “嘿,起来!”阿狗的声音在王坚的耳边响起:“喊你呢!”

    王坚再一次睁开眼睛,看着阿狗的脸:“你好。”

    “……”

    不光是阿狗,包括旁边的天然二和梁欢欢都是一阵无语,似乎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电影电视剧里,像王坚这样的伤病患者醒来之后就算不问“我在哪里”那起码也会迷茫一阵……哪有张嘴就“你好”的?

    “你有病啊?”阿狗眨巴着眼睛:“你差点死了知道么?”

    “不会的。”王坚吧唧着嘴:“我知道我不会死,这只是一场梦嘛。”

    天然二欲言又止,只能扭头去看了一下女汉子……梁欢欢立刻会意,冲上去朝着王坚屁股就是一脚:“给老娘醒!”

    可脚还没到,王坚一个翻身就给躲开了,接着他咕噜着爬了起来,看着周围:“我不是在山上么?怎在这?”

    王坚发现自己正在自家院子外的草地上躺着:“那几个怪物呢?”

    阿狗没说话,只是随手指了指王坚的身后。王坚顺着他的手指回头看去,发现自己身后居然乌泱泱的一堆人,人数乍一看上去,最少三千人……

    “哎……这什么情况?”王坚当时就傻掉了:“这都从哪冒出来的?”

    “这里是长生门全部门徒,还有……梁欢欢在没资格接任门主之前,你继续担任门主。”老丈人走了上来:“而且,不再是光杆司令。”

    话音刚落,三千门徒突然尽数单膝下跪,齐声喊道:“听候门主调遣!!!”

    而王坚往后退了一步:“那俩想长生不老的老头呢?”

    “长生去了。”阿狗耸耸肩:“我给了他们长生不老药,他们也吃了。那帮祖师被你给打醒了,祖师奶奶点名要见你,你看着办。”

    “别闹。”王坚挥挥手:“那几个老家伙呢?说正经的。”

    阿狗把情况给王坚说完之后,王坚真的是觉得有些事比小说还精彩,楚白那几个怪物被王坚打到没了电,现在虽然已经恢复,但却已经被阿狗剥夺了超人一般的能力,而老管家和姜司令的下场其实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完美,姜司令被以叛国罪逮捕,老管家想让手下人劫持沙诺娃来换取长生不老药,但是他完全忘记了沙诺娃也是个高手……

    “好了,事情都说完了。我也该功成身退,我要带着泥菩萨的尸体,回他家一趟。你知道,我是喝过猴儿酒的人。”阿狗呵呵一笑:“对了,刚才我也是用猴儿酒救你的,刚才做奇怪的梦了吧?狗哥比你想的要成熟睿智,以后不懂的请问我。”

    “等等……你是说……”

    “大概没错吧,武王说的见苍生,大概就是我现在这种状态吧,我破了你媳妇的局,也破了泥菩萨的局,当然我也破了那俩老头的局。虽然利用了你,不过我是大隐隐于朝,还是低调一点的好。顺便一说最后你能打赢那几个怪物,是我给你下了药,没有副作用,短时间内让你变超人哦。”阿狗微微一笑:“对了,我家是个小子,你家是个闺女。你懂我意思吧。”

    王坚从错愕中清醒了过来,哈哈一笑:“那得看孩子们的意思了,回来过年么?”

    “年?当然要过。”阿狗叹了口气:“对了,你现在是活死人状态,刚才楚白已经打死你了。以后无论什么情况,不能喝酒不能沾水银。喝酒你会死,沾水银你会变成黑色。就这么多,剩下的自己消化。”

    “我本身也不喝酒。”王坚呵呵一笑,转身看着那一众门徒,笑着说道:“那么……就这么结束吧?”

    “当然,是该休息一下了,过年谁还不休息一下呢。”——

    正文到这就结束了,别跟我说烂尾,后头有dlc补完篇,但是vip章节就到这里了,后头的dlc是在公众章节里的,这两天内放出。里头会有你们想知道的东西。还有,年轻人,过年嘴巴不要那么臭嘛,消化不好就多吃点健胃消食片啦。

    顺便祝大家新年新气象哦,很抱歉这最后几张比较慢,你们肯定感觉没完,但是正文就是这里了,后头的dlc也就交代一下后续的事情。本来昨天就该结尾的,但是里头涉及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审,所以我只能把姜司令的一些戏份删掉了,见谅。

    新书很快会上,希望还能看到你们哦。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