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422:圆满大结局(5000)

小说:惑心首席够专情 作者:安七颜
    回去的路上,穆安建议顾夕玦回家里进行调理休养,他的身份有点敏感,一直住在医院似乎不太合适。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邢绾大概不知道,医院各处都有楚荆的眼线,即使是在医院里,在安全方面,也不能大意。尤其是他刚刚经历过这样的事。顾夕玦原本在闭目养神,漆黑的眸睁开一条缝隙,这个建议的确不错,他看了一眼身边在走神的女人,抬手抓住她的手。“我回家养伤,你回家收拾收拾东西,带着饭团去我那儿住。”邢绾回神,手中的温度熨着她的,但是还算理智,“我为什么要去你那儿住?既然你回家,那么自然不缺佣人,当然也就不差我一个。”男人很不满,拧眉,“她们怎么跟你比?”“那我也不会去你那儿住的,顶多我早上去,晚上回来。”她缩了缩自己的手,兀自说着:“这件事你决定就好,不用问我。”“为什么不肯去我那儿住?”他抬手,从她的脑后伸过去,大掌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调过来对着他,“给我个让我觉得合适的理由。”她笑,将他的手拉下来,“你要理由?好,我给你。一我不是你女朋友,二我不是你老婆,三我们之间目前来说没什么关系,所以我不要去你那里住。”他眉间微蹙,唇角轻勾了勾,“一你虽然不是我女朋友,不是我老婆,但是是我孩子的妈。二谁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你竟然敢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是不是非要去民政局扯个证才算有关系?”“我一没说要嫁给你,二没说要和你在一起的,为什么要跟你去民政局?”他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索性跟前面开车的穆安说:“不会顾园,去医院,我要在医院把我的伤养到没有一丝瑕疵再走。”“……”到达医院,他似乎在跟她生闷气,车一停下,头也不回的开门就走,看这样子,大概是生气了。不过邢绾倒是蛮习惯的,这男人……一说两句不和他心意的话就这样,她没放在心上,不过穆安却还是留意到了。邢绾拿了东西准备跟上,却听到穆安在身后叫住她:“邢小姐,等一下。”穆安关了车门,匆匆跑过来。邢绾回身,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儿,于是询问了句,“怎么了吗?”“怪我多嘴一句,以顾队现在的情况,最好还是回顾园静养,在医院人多,虽然是条件服务样样顶尖的vip病房,毕竟还是不方便。”穆安斟酌着说:“其实说白了就是,前几天刚刚遭到追杀和袭击,在医院这种公众场合还是很危险,所以我想,邢小姐,是不是可以劝顾队回去养伤?”邢绾诧异,的确是没有想到这一层面的问题。他的身份非同一般,的确是不方便,多多少少也有点不安全。还是顾园靠谱点。至少不会在顾夕玦的地盘对他动手。“现在是特殊时期,我希望邢小姐可以理解。如果你不想收拾东西住过去,那我可以给你准备点,你直接过去就好了,呆几天也好。”邢绾抬手捏了捏眉心,“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会再和他沟通的。谢谢你。”她本来想抬步追上他,却没想到他似乎是放满了脚步在故意等她过去。其实近些日子他做的已经足够多了,虽然不如自己以前主动的那几年,但是能做到这样,也到了顾夕玦的极限。她还需要跟他继续别扭下去吗?在医院大厅里,她匆匆追上他的脚步,上前拽住他的手,他侧眸,却是将她的手抓的更紧。她的面上带着笑,歪歪头,问着他:“生气了?”男人哼了一声,那意思大概是……应该就是生气了只不过很傲娇的不愿意承认,因为如果是因她的话而生气,未免太幼稚。“我觉得我也没有说错啊,你看吧……我追你这么多次,你都没有答应,也怪不得我吧?”顾夕玦垂眸,瞥了她一眼,“那我现在答应?”“你想的美!我都说了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是你这只傲娇高冷的草。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她眼珠儿在眼眶内转了转,“不过呢,如果你有诚意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乘上电梯,他忍不住开口问,“怎么样才算是……有诚意?”她说:“你怎么着,也得追我两年再说啊。”“两年?”两年说快很快,可是说慢其实也很慢,她的意思是,让他继续禁欲下去?这三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很伤身的好不好……“嫌少?”她扬眉,“我当初可是追了你……”她开始掰手指,“一二三……”他将她的手按下去,“让我追你两年可以,不过你应该也答应我一个条件。若是答应了这个条件,别说两年,二十年都可以。”她眨了眨眼睛,“什么条件?”这么神奇。“改天有时间跟我去民政局领个证吧。”“……”电梯达到相应楼层,顾夕玦迈步离开电梯,剩下她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在电梯关闭前赶紧出来,跟在他身后:“顾夕玦你耍赖!这都领了证了我还让你追个什么啊?”他侧眸看着她,伸出两根手指:“领证和追求是两码事,领完了证我也可以追你。而且,合法关系比较适合我宣布占有权。”她气呼呼的把他的手拍下去,“什么跟什么啊……你别跟我玩文字游戏……”顾夕玦轻轻挑着剑眉,一副‘就跟你玩文字游戏怎么了’的表情,转眸,看到病房门口站着的男人,他的脚步顿了顿。邢绾疑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同样也怔了几秒。她反应过来后朝着他疾步小跑过去,“米恩,你怎么过来了?没有提前给我打个电话。”还没等米恩回答,身后传来顾夕玦低沉淡雅的声音:“他是来找我的,当然不用提前给你打电话。”“我的确是来找他的。”米恩声音平淡,不过那平淡里多了点异样。顾夕玦在她身后捏住她的肩膀,“你出去买点水果回来,我跟他单独聊聊。”他有意支开她,邢绾知道她就算留在这里他也不会让她知道。索性不再管他们之间的事,转身准备离开,走了两步之后又不放心的转过身,“你们,不准打架!”顾夕玦懒懒的看了她一眼,“懒得动手。”米恩也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我不跟身上有伤的人动手,胜之不武。”邢绾这才放心离开。顾夕玦将双手随意的放在大衣的衣兜内,歪了歪头示意他,声音冰凉:“进来。”米恩紧跟着进去,也不跟他绕弯子,直接进入主题:“说吧,要怎么样才肯放过他们?”顾夕玦笑了,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在一边,闲适的躺在床上,“他们把我逼到这个境地,你以为,我会随便跟你提个条件就放过他们?米恩,以前我们是兄弟的时候,我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来害我。”米恩握紧了拳,“那天你明知道我要跟她求婚,却硬要见她带走!难道我就不能恨吗?!如果不是你莫名其妙的出现,我和她现在还是好好的!你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谁都不招惹谁,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要出现!”他承认,当时他是被气疯了……尤其是听说是他强硬的把邢绾带走的时候……他让他在餐厅空等,让所有的人看了他的笑话,他不该气吗?“理由?”他轻笑,“需要理由吗?如果需要,那我有千万种列给你听,她是我的女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为什么带她走?我不想听她叫除了我以外的男人老公,我不想让我的儿子叫除了我以外的男人父亲。这些理由可以?”他垂眸,拿过一旁的文件放在膝上,“而且,米少爷,你的重点跑偏了。你确定要继续跟我探讨这个话题?”“他们是我指使的没错,要抓,就把我抓到监狱里,放了他们。”顾夕玦笑笑,“米家不只是只有你一个人,米恩,你当真可以不估计米老的颜面,就心甘情愿被我抓进去?”“如果非要选一种方式来让你心里舒服些,那我除了这一种还有什么其他好的办法吗?”“开过枪的,我不会放,不管你怎么说。”他轻声道,“其他人可以,我的条件是……你,不要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米恩猜的到,轻笑出声,“好,我答应你。”“就这么答应了?”顾夕玦不意外,但是以为他会说点什么。“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他这样说:“既然她留在你身边是幸福的,那我连出现的必要都没有了。我可以离开,但希望你能做到你说的。”“自然。”“还有……”他的声音犹豫了几秒,“这件事,请不要让她知道。”顾夕玦翻了一页手中的文件,“你也知道不让她知道。我很好奇,如果那天伤到的人是她,现在躺在这里的也是她,你还会不会这么平静的来找我,告诉我,让我放了那些人?”他抬眸看向他:“我知道给我献血的那个人,是你。但我为什么没有放过那帮人,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米恩当然清楚,这是他欠他的,欠邢绾的。邢绾估摸着时间,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回去。然而没想到米恩已经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有跟她打。她没提,也没问,于是他也不提,也不问,就好像刚才米恩没有来过。最后还是她耐不住劲儿,脸上洋溢着笑:“你们刚才,都聊什么了呀?和解了吗?”“想知道?”男人扬了扬眉。她本来想学着他说‘其实也不是那么想知道’,但是想了想,如果这么回答这男人一定不会告诉她。于是点着小脑袋,“想!”他勾了勾手指,她立刻想到之前的事儿,不动,男人似乎很了解,“我不亲你,真的。”“……”她侧耳过去,听到他在她耳边说:“领了证我就告诉你。”“!!!”她也笑:“那你还是永远不要告诉我了!”……………………两年后,顾园。今天的顾园相对于往常来说要热闹太多,表面上说的好像是聚餐来吃满月酒,但是对于四个男人看来,这好像更像是变_态的娃娃相亲会。这边长条吧台上,四个男人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妻儿,这这么小就开始定亲是不是有点早了?而且,陆霆琛和陆啸祁有血缘关系,显然两家人并不能结为亲家……顾夕玦和慕柠柒有血缘关系显然也不能皆为亲家,于是现在卫擎家的那对龙凤胎就成为最抢手的……现在细数一下,陆霆琛家里有一个女儿,今年四岁,两年前怀了一个,男孩儿,一岁多。陆啸祁家,念念,今年九岁。小姑娘八岁也算是懂得多一点,陆啸祁为了防止她们说些少儿不太宜的话题,所以早就把她赶上楼去做作业。两年前两个人添了个儿子,现在两岁。卫擎家,也就是四年前生的一对龙凤胎。顾夕玦家……除了饭团现在四岁,也就邢绾刚刚生下来满月的女儿。女人在一起,聊完孩子聊男人,八卦的话题永远不重样。“要我说,他们几个最难搞定的应该是卫擎,卫擎太高冷了简直够了你知道吗……谈恋爱经验为零不说,情窦初开前完全是根木头!”慕柠柒纷纷比较一番后,发言。“要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我可是追了你哥整整十年啊,诗琪可是……半年就拿下了?我才是最辛苦的好不好!”说起邢绾的追夫血泪史,想起来都觉得胃疼。许诺笑,“什么啊……我跟你说,顾夕玦顾总那个,完全是嘴上说着不要其实心里还是在意的那种,你们俩这相爱相杀的虐_lian史啊……根本不算什么好吗……我跟陆啸祁才是辛苦!我暗恋明恋他好多年最后孩子都生了结果人家还是鸟都不鸟我……”“你们是在比誰更惨吗?那……你们有他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他,还要给我介绍对象的情况惨吗?这男人直接把我往别人那里推啊。”凌诗琪撇撇嘴,“我当时恨死他的心都有,怎么会有这种人!”慕柠柒笑了,“我觉得你也是……你这嘴上说着恨死他,心里不还是爱的要死要死的。若是论惨的话,虽然我不惨……但是我和他在一起才奇葩好吗……”众人倒是好奇的很,纷纷竖起耳朵来听,“赶紧讲来听听!”“你们好歹相爱相杀啊、暗恋啊、明恋啊、倒追啊,各种都经历过了,我和陆霆琛……简直呵呵了,我喝醉了跟他求婚,然后他就答应我了,就是这么简单的故事。”想起来就觉得后悔,她简直要抹泪了,“他连追都没追过我啊……我也没追过他,在一起感觉都莫名其妙的。尤其是你们知道吗?事后他竟然告诉我,他跟我结婚的理由是因为我的求婚台词把他感动了!我后来想的脑袋都快破了都没想起来到底是怎么跟他求的婚!你们懂不懂那种稀里糊涂就把自己给嫁了的那种感觉啊……懂不懂?懂?”邢绾笑得前仰后合,“你们家陆陆可真是人才啊绝对的……你这婚结的真的是最轻松的,我和顾夕玦领证的时候我们两个认识了十多年了都,小诺也是,还有诗琪,至少也有一年的样子。你这个……应该重来一次!”“不过他后来跟我求过一次婚,还蛮感动的……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她的话音刚落,身后突然伸过一条手臂揽住她的肩膀,陆霆琛坐在沙发扶手上:“你勉为其难的答应什么了?”慕柠柒身边的许诺正要开口,却被她捂住嘴巴,“娃娃亲啊,我把你女儿推销出去了,我觉得诗琪的儿子相当靠谱。”凌诗琪还没开口,陆霆琛首先说:“你确定,在我女儿被相亲的这个事情上,用推销这个词合适?”许诺将慕柠柒的手扒下去,“我们家念念跟诗琪家的儿子也可以啊……”“我了解过,打听过,念念不喜欢姐弟恋的,所以小诺,你先死了这条心……”邢绾笑,“我觉得我们家女儿相当合适啊,年龄差也不大,天作之合好不好?”慕柠柒眯了眯眸看向对面的邢绾,“喂绾绾,你家儿子都准备娶诗琪家的女儿了,还要霸占人家家儿子就太过分了哦。”许诺此时开口:“诗琪还没答应呢,我家儿子也有戏啊。”凌诗琪有点头疼:“其实他们还小,我们等以后再说这种事……也不迟啊。”慕柠柒瞪了瞪眼睛,“迟!你们家儿子和女儿太抢手了,我觉得吧……我们都在苏城,诗琪,你应该知道谁家最靠谱的呦……”邢绾道:“你这就太过分了啊,柠柒,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带着我儿子和女儿搬到苏城去。”慕柠柒笑笑,“我哥说,他暂时没有回苏城的打算。”“他回不回去关我什么事?”“你说关你什么事?”顾夕玦听力极好,晃着酒杯朝她走过来,“没收你护照,看你还去不去。”“……”邢绾瞪他一眼,“你敢!”卫擎见这是要掐起来的架势,过来问凌诗琪怎么了,凌诗琪站起身带着他去厨房:“我们还是去做饭吧,中午吃什么好呢……”许诺把刚刚走过来的陆啸祁拉到一边儿去商量,“他们内部问题略严重,我觉得没戏。要不然,我们搬到苏城去?”陆啸祁抬手捏捏她的鼻头,“随你。”顾园鸟语花香,里面传来阵阵愉悦的笑声,还有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声音。幸福,大概就是这样。而从这里画上句号,刚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