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莫初遗嘱 夺下莫氏

    莫问东闻言皱了皱眉头,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扫了一眼,面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握着文件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的确是出自美国工商总局的文件,绝对做不了假。

    “莫小姐好手段。”莫问东缓缓合上文件,深吸了口气:“莫某试问没有得罪莫小姐,为什么要跟我们莫氏集团过不去?”

    莫问东一眼就看出,莫子涵手中的股权全部都是从股市里面的流通股收集得来,难怪莫氏集团最近在股市的股票波动那么大,但他深入调查,却有发现不了什么蛛丝马迹。股市的情况瞬息万变,自然不可能什么情况都能掌握,莫问东也是疏忽了,没有发现有人暗中动了手脚。

    但可以肯定,暗中收集莫氏集团股票的操盘手绝对是一个高手,一般的证券公司绝对做不到。而且此事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莫子涵显然早就盯上了莫氏集团。

    “莫氏集团姓莫,我也姓莫,自然应该掌握在我手中。”莫子涵玩味道。

    “就因为这个理由?”

    莫问东深深望了莫子涵一眼,明显有些不信,莫子涵什么身份地位的人,不可能那么无聊。他脑海中努力的回忆,却并没有想起哪里有得罪莫子涵的地方。最早接触莫子涵是一趟海南之旅,因为莫子涵是白子谕的女伴,所以才进入了他眼中。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莫子涵就是东鹰会的当家人,而那时候的东鹰会也并不出名,由于跟白子谕关系暧昧,他还想收莫子涵做干女儿,借此接近白子谕,谁知道莫子涵日后能发展成现在一番模样。

    但若是想收莫子涵做干女儿不成就得罪了莫子涵,导致莫子涵日后报复,理由未免有些太牵强了一点。但除了那次在海南,之后与莫子涵基本没有什么接触,唯一的一次还是那批从缅甸运到美国的中国文物,因为争夺文物而有过交手,但那不过是利益之争,最后谁都没有赢,犯不着因此就怀恨在心吧。

    “我做事难道还需要理由?”莫子涵淡漠的瞥了莫问东一眼,眼神颇有些居高临下俯视的味道。

    “莫小姐现在有44,的股权支持,莫问东,你还有何话可说?”莫问南冷笑着望了莫问东一眼,当他知道莫子涵手中还有莫氏集团22,的股份之后,他就知道莫问东今天恐怕栽了,不管从哪方面,他都输的彻彻底底。

    莫问东沉默了,他手中40,的股份完全被莫子涵手中44,的股份压住了,股权问题,即便是多1,都是绝对的优势,他想赢莫子涵,只有一个办法。

    莫问东深吸了口气,抬眼扫了会议室里各位董事一眼,半响开口说道:“诸位董事,你们都是我莫家的功臣,莫氏集团能有今天,你们功不可没。莫氏集团是一个家族企业,属于我们莫家人。你们大多都是莫家族人,即便不是,也多少跟莫家沾亲带故。相对于外人来说,我们就是一家人,紧紧团结在一起的家族式企业。现在有一个外人,想夺走我们的集团,我们努力了数十年的心血,如果你们心中还有一点对家族的感情,心中还为莫氏家族感到骄傲,那么请你们支持我,保住我们一辈子的心血。”

    莫问东一口气说完。他知道,想赢莫子涵,只有获得其他所有董事的支持,他们手中还有5,的股权,如果支持他,足以把莫子涵手中45,的股权压下。

    会议室里其他董事们面面相觑,但谁都没有率先说话,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都明白,支持莫问东就必然会得罪莫子涵,虽然不知道莫子涵是什么人,但短短几分钟,他们就把列为了不可得罪的对象。

    从感情上面来说,他们确实更愿意支持莫问东,因为莫问东说的不错,他们中大多都是莫氏家族的人,有一些也跟莫氏家族有着亲戚关系,他们在莫氏集团奋斗了数十年,自然不希望莫氏集团最后落在一个外人手中。

    但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莫子涵是什么人,从莫问东对莫子涵的忌惮中就可以看出,莫子涵不简单,莫问东如此顾忌,他们又岂敢得罪。相当于集团,他们更多的当然会考虑保全自己,能坐到现在的位置,都是老狐狸,又岂会感情用事。

    “你们可想清楚了,莫问东是什么人你们还不清楚,支持他未必就是对的。”莫问北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莫问东那番煽情的话很有作用,毕竟作为一个家族式集团,能走到今天,面临的事情太多太多,能一直屹立不倒,少不了家族众人一致对外的决心。

    若不是他知道莫问东心狠手辣,绝对不会放过他,恐怕他都会被莫问东一番话打动,毕竟从大的方面来讲,他们都是一家人,而莫子涵只是一个外人。

    “做出决定之前,你们可考虑清楚了,否则没有后悔药可吃。告诉你们也无妨,莫小姐乃是整个亚洲的黑道教父,东鹰会的当家人,孰轻孰重,你们自己衡量。”

    莫问南远比莫问北直接多了,张口就是直接威胁,不过却多少有些狐假虎威的嫌疑。

    莫子涵懒散的坐在椅子上,玩味的望着众人。

    “莫子涵的确是亚洲教父,但这里可是美洲,还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美国是我莫问东的地盘,她难道还有本事搅风搅雨不成。你们可考虑清楚了,你们的根在美洲,在美国,而不是亚洲,得罪我与得罪莫子涵,孰轻孰重,你们想明白了。”

    莫问东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面色狰狞的道。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根本不用考虑是否得罪莫子涵了,左右莫子涵不会放过他,还不如孤军一掷,跟莫子涵斗上一番。

    如果是在亚洲,他自然不敢跟莫子涵对着干,但在美国他却未必怕了她。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不说些煽情的话了,直接就是威胁那群董事,他们的跟在美国,命脉都掌握在他手中,他就不信他们不就范,敢支持莫子涵,能别怪他心狠手辣。

    其他董事纷纷变了颜色,没有想到最后会闹成这样,事情已经不可控制,不站队的结果就是两边得罪。

    “我支持莫问东担任总裁。”

    “我也支持莫问东担任总裁。”

    “支持莫问东……”

    ……

    沉默了几秒钟,终于有人开口了,却是支持莫问东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时间,竟是所有董事都支持莫问东,没有一个支持莫子涵。

    莫问南与莫问北见此,面色逐渐变的有些难看起来,莫问东获得其他董事的支持,就等于多出5,的股权,恰恰把莫子涵压了下去。

    难道失败了?莫问南与莫问北忍不住想到,如果失败了,或许对莫子涵没有任何影响,但对他们而言,却是处境艰难了,莫问东依旧担任莫氏集团的总裁,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他们想在莫氏集团混下去都不容易。

    莫子涵倒是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出现如此一幕她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莫问东说的没有错,他在美国的影响力远比她大,手中的势力也不小。那些董事一直生活在莫问东的威压下,自然对莫问东甚至惧怕与忌惮,相对于得罪莫问东,他们宁可得罪莫子涵。

    毕竟他们对莫子涵不了解,但对莫问东却很了解,自己亲生女儿都杀,对他们岂会手软,他们对莫问东的惧怕远远超过了莫子涵。何况他们的根在美国,莫问东几乎掌握了他们的一切,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家庭着想。

    所以一开始,莫子涵就不指望那些人能支持她,而且她也不需要他们支持。

    “莫小姐,你似乎输了。”

    莫问东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颇有些挑衅的望了莫子涵一眼,既然彻底得罪了莫子涵,那么他也不用顾忌什么。

    “莫先生自我感觉太好了。”

    莫子涵闻言嗤然一笑,有些嘲讽的瞥了莫问东一眼,然后打了一个响指。下一刻就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白人走入会议室,他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很有礼貌的对众人点点头。

    “自我介绍一下,西斯里&8226;汤姆多,曾任莫初小姐的私人律师,并手中握有一份莫初小姐的遗嘱。”

    律师西斯里扫了众人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

    “遗嘱?什么遗嘱?”

    莫问东闻言皱了皱眉头,莫初会有什么遗嘱?才二十几岁就立遗嘱,什么看都有些不可思议。

    其他人也是莫名其妙的望着西斯里,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可以肯定,他是莫子涵找来的人,出现在会议室里面,恐怕今天的事情还有变故。

    “莫初小姐生前立下的遗嘱,若她死后,所有财产归于莫子涵小姐,包括她在莫氏集团的股份。”

    说着,西斯里露出一个公式化的微笑,把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示意众人查看。

    莫问东一把抢过文件,面色阴沉的浏览了起来,不一会儿,他就猛地站了起来,狠狠把遗嘱丢在会议桌上。

    “不可能,绝对是假遗嘱,莫初怎么可能会签订这样的遗嘱。”

    莫问东满是不可思议的吼道,额头上青筋跳动,显然体内的气血不平静了。

    “此项遗嘱经过司法机关坚定,并有莫初小姐亲自核对,司法机关以受理,并产生了法律效应。”

    西斯里不紧不慢的道,那份遗嘱绝对是合法的遗嘱,不会有任何错误。

    “绝对不可能,你蒙谁呢。”

    莫问东宛如一头野兽似的等着西斯里,眼中一片赤红。莫初的遗嘱写的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是胡扯,二十多岁就立遗嘱,而且还把所有财产都过继给莫子涵,包括不动产在内,她的一切财富都给莫子涵!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莫子涵跟莫初什么关系?正常情况下莫初不可能那么做,她跟莫子涵关系再好,也不可能把所有财产都交给一个外人吧。何况据莫问东所知,莫初对莫子涵可一直没有什么好感,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时候。

    而且莫初才二十岁,正青春年少,怎么可能就立下了遗嘱,难道她知道就知道自己会死?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父亲手中,那更是荒谬的事情。

    “莫问东先生,作为一个律师,工作期间我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会负责人,遗嘱的确是莫初小姐亲自写下,而且美国最高法院已经承认莫子涵小姐的继承权。关于莫氏集团股份的事情,工商总局已经有备案,不久之后就会核对完毕,并给莫氏集团发出通知。”

    “此次前来,目的就是通知各位董事,莫初小姐名下所有集团股份,都将转移到莫子涵小姐名下。”

    说完,西斯里就合起文件夹,恭恭敬敬的站在莫子涵身后,谁都能看出,他是莫子涵的人。

    “诸位请等一会。”

    莫问东深吸了口气,缓缓站了起来,匆匆往会议室外走去,显然前去调查此事了。

    一刻钟之后,莫问东就重新走回了会议室,他的面色阴沉到了极致,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阴冷的感觉。

    他缓缓在椅子上坐下,深深的望了莫子涵一眼:“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捣鬼,莫初的事情也跟你有关?”

    西斯里说的没有错,莫初的遗嘱真的是合法遗嘱,经过各个机构的坚定,基本没有作假的可能,甚至莫初不久前亲自到司法部门确认了此事,他不明白莫初为什么如此做,但一切显然都跟莫子涵有关。

    莫子涵给莫初灌了什么*汤,竟然会立下如此不可思议的遗嘱!

    但有一点可以无法改变,莫初手中的集团股份的确落在了莫子涵手中,而不是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会落到他手中。莫初“意外”死亡没有两天,股权不可能那么快就过继到他名下,但他一直理所当然的认为股权会落在他手中,所以一直说自己有40,的股权,而且董事会其他人也都承认了,即便是莫问北与莫问南都无法斑驳。

    但事实上,那些股权根本不过继承给莫问东,而是直接过继在莫子涵名下,之前莫问东说自己有40,的股权。只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

    现在情况弄清楚了,众人才都明白,原来莫问东手中并没有40,的股权,而是只有25,,莫初15,的股权应该属于莫子涵,加上莫子涵之前的22,股权,莫子涵一个人就有37,的股权,而且莫问北与莫问南手中也将会有10,的股份转移到莫子涵名下。也就是说,莫子涵手中的股份一瞬间就变成了47,。

    不说还有莫问北与莫问南,即便是莫子涵一个人的股份,也足以把莫氏集团变成她个人的一言堂,因为她是最大的股东,目前为止其他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没有她多。

    “不错,一切都跟我有关,你莫问东会有今天,也是我一手促成。”

    莫子涵很是坦诚的点点头,说出的话却令所有人都有些胆寒,原来莫氏集团最近发生的一切变故,都是她的手笔,甚至莫初会死亡的事情,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难道莫初不是莫问东所杀,而是莫子涵所杀?好可怕的女人!

    西斯里一脸冷笑的望着莫问东,里面的一切只有他最清楚,可以说莫初完全被莫子涵欺骗了,她签署的协议根本就不是股份转让协议,而是签署了一份自己都不知道的遗嘱,把所有财产转让在了莫子涵名下。

    里面的事情说起来简单,但却并不容易,现在西斯里都想不明白,当初莫子涵递给莫初审查的时候,明明就是一份规规矩矩的股份转让协议协议,莫初查看之后没有问题,才签下了名字。

    但那份协议交给他保管的时候,却并不是什么股份转让协议,而是刚才那份遗嘱,西斯里顿时就感觉到不可思议,当时他也在场,莫子涵是如何欺骗了莫初,瞒天过海让莫初签了一份这样的协议,当初莫子涵应该没有掉包的机会才是,以莫初的谨慎性格,竟然也没有发现里面有问题。

    后来协议交给了西斯里保管,并进行司法鉴定与备案,整个过程都自然而然,没有遇见任何问题,因为莫初始终认为自己签署的是一份股份转让协议,更不可能让遗嘱上面想。

    至于西斯里,早就被莫子涵收买,自然不会告知莫初,反倒是一直帮助隐瞒,导致一份奇怪的遗嘱走过了所有司法程序,甚至莫初临死前,都不知道里面的秘密。

    不过她若是知道,恐怕还会庆幸,即便是把财产留给莫子涵,她也肯定不会愿意把财产留给亲手杀死了她的莫问东。

    “莫小姐,貌似我莫问东没有哪里冒犯过你吧,为何如此针对我。”

    莫问东面无表情的道,他此时已近明白了,莫子涵就是为了对付他,所以才布置了这么一个局,甚至莫初都可能只是她的棋子,而他却因此杀死了自己的女儿。

    “冒犯?”

    莫子涵笑了,莫问东于她,岂止是冒犯。他对待她的残忍与绝情,甚至还超过了对待莫初,毕竟莫初跟他对着干,他才把莫初杀了。而她却是一心为了莫家抢夺那个芯片,最后反倒惨死在了他手中。

    “莫问东先生,冒犯不冒犯什么的就别说了,我莫子涵做事从来不跟别人讲理由。”莫子涵淡漠的道。

    莫问东闻言,突然大笑了起来,一双阴森的眼眸深深的望着莫子涵:“莫小姐,今天的确是你赢了,但我还是那句话,猛龙不过江,希望你别后悔。”

    说完,莫问东就大步走出会议室,他身上的阴冷相隔十米都能切身的感觉到。

    “莫小姐,接下来怎么办?那莫问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怕他会对你不利。”莫问南微微弓着身子,在莫子涵耳边说道。

    对于莫问东的性格,莫问南自然很了解,他绝对不会就此放弃,肯定会使用其他手段,此人心思之歹毒,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而且莫问东在美国有着不小的势力,他怕莫子涵会吃亏。

    倒不是说他多么关心莫子涵,而是莫子涵出问题了,他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莫子涵现在成了他的保命符,他岂会不关心莫子涵的安危。

    “他的事情你们别管,交给我处理就是,至于你们,开始帮助我管理集团,快刀斩乱麻,把莫问东的人全部都清理出去。”

    莫子涵伸了一个懒腰,有些慵懒的道。现在莫问东离场,结果不言而喻,莫子涵以绝对的优势,掌管了莫氏集团的大权,以后莫氏集团,恐怕要跟着莫子涵姓莫了。

    会议室内其他董事一个个面色苍白,结局出乎他们的意料,莫问东失去了总裁之位,也意味着他们站错了队,日后莫子涵掌管集团,他们岂会有好下场。

    莫子涵没有再管莫氏集团的事情,把所有事务都交由莫问南与莫问北处理,他们本就是莫氏集团的副总裁,在集团里面有一批亲信,处理事情远比她亲自动手方便的多。而且她也想看看莫问北与莫问南能力如何,是否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掌管莫氏集团这个庞大的集团。

    国内,白家住宅中。

    白立严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端着茶,看着报纸,日理万机的部长大人,难得有空闲坐在家中。

    “振儿,你跟莫子涵的事情怎么样了?趁着现在赶紧把事情办了吧,免得夜长梦多。我看下个月十五就是一个好日子,喜结良缘的黄道吉日。”

    突然,白立严望了坐在他对面的白子振一眼,面色有些感慨的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三十都过了吧,是该成个家了。”

    白子振闻言,身子微微一颤,面色瞬间有些苦涩。他无奈一笑,几步走到白立严面前,噗嗤一声跪了下来。

    “爸,孩儿不孝。”白子振抵着脑袋,不让白立严看见他眼中的苦楚。

    “什么回事?”

    白立严微微皱了皱眉头,声音也沉了下来。儿子在他面前下跪还是第一次,除非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误,否则以白子振倔强的性格,不会跪着向他认错。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