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续:大结局(二)

    第095章:续:大结局(二)

    古灵儿在窗外看着独自对着空位的新郎呢喃着话的云朗,她的心很不好受。为了两个才明白相爱的人儿心痛。她祈祷,但愿老天能够听到这个痴情女子的心声。

    时间悄然,春去冬来,这是腊月二十八,再过两天就是春节了。然而这个腊月二十八尽管冬雪飞扬,却因为一个小生命的降临而洋溢着喜气。整个禹王府,六个多月来,终于增添了一份喜气。

    云朗看着身侧的儿子,眼里又是蓄满了思念的泪。方才那一种死去活来的痛,不及她心中对他的思念的痛。

    凰……我们的儿子出生了,你看到了吗?他很可爱,长得和你像极了。凰……你说我是不是很执念,你离开我都整整六个多月了,可是我却还固执的认为你还活着,你还会回来的。

    凰……我们的儿子,我暂且叫他宝贝。宝贝的大名我等着你回来给他取。你要早点回来。凰,我好想你,好想你,好几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都梦到你回来了,但是第二日醒来,泪湿了枕巾,可是依旧没有你的身影……

    云朗痴痴的望着宝贝。透过他看到另外一个人。

    思念是那么的紧,那么的深。原来那个男人已经深深的刻到她的灵魂深处。

    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一个春秋又三个月过去了。宝贝已经会蹒跚走路了。今日是清明,云朗尽管心中固执的认为百里凰还活着,可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皇宫也压根就没有他的一丝一毫的消息。他好似真的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云朗甚至真的认为百里凰就真的去了。她带着宝贝痴痴的望着百里凰的墓碑,纤细的手颤抖着轻轻的抚摸着墓碑,凰……你真的已经躺在这里了吗?

    凰……你冷吗?你在另一个世界想我吗?云朗边摸着边不能够自己的泪流满面。

    一边的宝贝看着娘亲流泪,好奇的抬起头咿呀道:“娘……娘……”

    云朗流着泪将宝贝带到百里凰的墓碑前,含着泪道:“凰,你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的儿子,小名叫宝贝。他还没有学名呢?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你回来给他取名呢……”

    章外不古不。说到这里云朗已经泣不成声。她所有的坚持在细数着没有他的孤寂的日子里,心也在逐渐的绝望之中。她很不愿意承认他已经离开了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他离开自己快两年了。时间最是能够说明一切的,他若是还活在这世上,那么他就会回来,就算不来看自己,也应该回来看看他的孩子啊。

    云朗带着宝贝祭拜了百里凰之后,让下人们带着儿子先回了禹王府,而她想要冷静一下,在这样特别的日子里,细雨绵绵,云朗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盛京城内的大街上,走到一个繁华的街道上,云朗就那么痴痴的望着人来人往的行人,香车宝马,她多么期望在她不经意间,陡然的能够在人群之中发现他的身影。

    只是多少个日夜了,云朗凄苦的一笑。双眸之中又是不能够自己的氤氲起水雾。自己在这大街上差不多一个时辰了,是该回去了。她还要好好的照顾孩子呢。

    正当云朗抬起头,陡然的看到一匹马车,马蹄声四扬。逐渐的向前奔去,淹没在人流之中。云朗就那么痴痴的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方才也只是一刹那而已,熟悉的不是这一辆马车,而是那一匹马,通体雪白的千里良驹。尽管这千里马以前没有被安置成马车。但是她在方才那马车错身而过的时候,她的心悸动不已,那匹马震撼了她的心,此刻虽然已经看不见远去的马车。但是方才的熟悉感没有错。

    这一刻她好想追上去看看马车内的人。只是那马车早已经远处,她根本就追不上。但是她却笑了。因为这一刻,她的心竟然是那么的狂涌。

    那眼中氤氲的雾气化作热泪。爱是什么?爱是深刻到了骨血深处,纵然生离死别,但是还是能够感知他的存在。细数着的每一个日子里,都是彼此绵绵的不断的爱意。不是时间,空间能够阻碍得了的,时间无法冲散两人的相爱,空间无法阻碍相爱的两人渴望的团聚。

    云朗这一刻含着泪笑了,她相信是自己的信念等来了彼此。云朗含泪深望了一眼马车消失的方向。她知道,爱不是追逐,而是在原地等待。因为她手中拽着的是相爱的月老红绳,不论他在哪里?出于什么原因,她始终坚信,他会回来的。

    云朗向着另一个方向,禹王府的方向每一步跨得是那么的欣喜,那么的信心十足。

    或许别人不信,但是她就是心中有那一种执念。因为冥冥之中,两人早已经纠缠在一起,就算相隔天涯,也是思念不断,剪不断的情深。

    她含泪的笑,原来老天还不是那么的残忍,她不会生生的拆了一对蹁跹情深的爱偶。1cv7v。

    是的,那是他……他活着回来了……

    虽然在这繁华的街道上,他没有一眼便找出自己,但是她已经看到他了,看到他安然的回来就足够了。快两年来,云朗的心在期待中绝望,在绝望中坚定,在坚定再度的绝望,不过老天还是舍不得她绝望的。那樱色的红唇边挂着一抹淡然的笑,那么轻那么的浅。清浅的好似天上浮云。

    云朗回到了禹王府。她在等待,但是他没有回到禹王府,没有回来找她。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来的自信,心却别样的安宁。没有彷徨,没有害怕。或许有人会以为他经火山的岩浆,经过冰窟,经过地震,他受到了重伤,或许失去了记忆,或许忘记了她。也许有这一种可能,但是她却不相信这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因为他的意志比别人要坚强千万倍。

    她相信他对自己的爱足够镌刻进他的灵魂深处,如她爱他一般的爱着自己。在这不见的将近两年时间里,或许他受伤了,只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养伤而已。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允许一个伤痕累累的自己出现在她的面前,怎么允许一个不能够照顾她的百里凰。他不要懦弱。或许在这两年之中,他比自己更加坚强。更加的想要回到自己的身边照顾自己,照顾她们的孩子。

    离清明过去整整十日了。云朗的心丝毫没有焦灼不安。那漫长的将近两年自己都等待过来了,她相信他回来找自己的日子并不远了。心中就是有那一种声音告诉她。有时候她自己也觉得这一种执念很不可思议。

    这一天,皇宫来人,将她们母子接进了皇宫。走进皇宫,但见整个皇宫内红绸绕梁。喜气洋洋。一边的宝贝掩不住一路的兴奋。

    古灵儿含笑将云朗接进了自己的寝殿,拿出正宫的王妃宫装,让云朗穿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没有拒绝,任由古灵儿摆弄着,她甚至有一丝错愕,以为今日是她的大婚之日。

    心如止水或许就是她现在的写照。当一切都穿戴好之后,古灵儿亲自扶着云朗出了他们的寝殿,云朗走出琉璃殿,当看到自己的眼前停着的马车,她的脸上有着微微的疑惑,不过并没有将这思绪表露在脸上。只是睁着一双清然的眸子,那么静静的望着马车,当看到马车内出来的男子的时候,云朗但觉得呼吸都差点要窒息了。

    因为眼前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这将近两年来日日出现在自己梦中的男子,百里凰。那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里蓄满了一池的春水,眼里荡漾着柔情。只是脸上清瘦了许多。脸色微微的有些苍白而已。百里凰走上前,伸出温热的大掌,一把将云朗握入手心之中,那绝色的红唇荡漾起来,清越磁性的声音响起:“朗儿,我回来了”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