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之非你不可 049.全本终结

    因为,当彼此都宛如新生婴儿,完全没有阻碍的相贴之时,他抱她更紧了……

    一臂膀如烙铁,完全嵌在了她腰后,另一臂直接探过去,肌肉用劲之间,一个用力,顾博明便将杜予清的月退扯开了,然后,腰一狠,他往下一沉!

    杜予清原本还在不怕死的叫嚣着——“你不敢的,顾博明,我才不信你敢的呢,你一定不……啊呀你!”

    突然一声惊喘溢出唇齿,杜予清撑着坐起一些往下一看,然后,直接就懵了。

    这……

    这这这……

    他竟然还真敢?!

    “喂喂喂,你别吓我,顾博明咱们两个就是在闹着玩啊,你别这么认真,吓唬我你也没好……啊-------!!”

    他竟然真敢?

    他竟然还真就进去了?!

    脸色粹白,是疼的,更是惊吓的,死死将顾博明抱紧的同时,杜予清手指尖死死的往他的背上掐……

    疼,真的好疼。

    好疼啊!

    个臭混蛋大流氓!

    至于这么着急么?

    “我都想死你了,怎么可能不着急?”

    哑哑一声低笑,稍微顿住,低头下去一边在杜予清的面颊上面亲吻着,顾博明一边隐忍,就连呼吸,都是压抑……

    他是真的很想她,虽然说貌似这样急进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太过急色了,然而,他控住不住。

    这些日子都住在她的家,彼此虽然天天都见面,乃至于全白天都几乎是待在一起的,她的呼吸他都清晰可闻,然而,这也只不过是空间上的同步而已,在事实上,彼此却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接触,尤其为了顾忌着她的父母亲,彼此就连手多碰一下都是没有过的……

    整天只能见到却不能吃,甚至连抱一抱,偶尔偷个香都不曾发生,这叫顾博明这种刚开荤又喜欢她喜欢到要命的大家伙,怎么可能隐忍的住?

    这会子好不容易寻着机会了,他才不可能会放弃!

    至于她口中所谓的他不敢,顾博明其实很想发出一声冷笑——要知道,在这世上,他还没有碰到过让他心生不敢的事情。

    但是,对方是她,他最愿意放在心口呵护疼爱的宝贝,他不可能会对她发出那种近似不尊重的冷笑……

    顾博明想,他是当真完蛋了,没出息透了!

    竟然连这么一丁点的小事情都以她为出发点了?

    杜予清又何尝不知道顾博明的心思?

    感动在心头,甜滋滋的,是那种比吃了蜜还要甜的味道,粹白的脸色一点点的变回了红润,去将顾博明用力的抱住,她笑了……

    虽然说,父母亲就在楼下,自己却和他在自小生活的闺房里面做着这种私密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够好女孩了,也有点对不起父亲母亲,但是怎么办,她的心里好生欢喜。

    尤其听他说想死她了,用着那种近似深情的语调,好温柔……

    莫名的,杜予清就不想坚持了。

    她想,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吧?

    虽然略是离经叛道,但到底双方家长都已经在交谈未来细节,彼此的未来是必然会绑定在一起的,或者过些日子就先订了婚也是可能的,所以,没有什么好再扭捏的了……

    所以,就这样吧,满足他,也欢喜自己。

    心头如是想着,杜予清也就彻底放开了来,心头那么丁点的坚持,也变的微不足道,满满的,都被面前之人所占据……

    都是他,只有他,无论眼底,还是心中。

    彼此如此亲密的姿态,这让顾博明很直接的就感受到了杜予清放松,一抹狂喜在心头闪耀,他用力把她抱起,让她上半身紧贴自己,同时,尝试性的再前进……

    确实是着急了些,以至于都还没有做足前又戈呢。

    她应该是挺痛的,虽然她竭力在伪装,但是那眉眼之间所透露出来的疼痛是骗不了人的……

    “再等一下,等一下就好了。”

    心尖一阵阵的发紧,有刺痛,是在心疼杜予清,紧紧绷出额际的青筋,深呼吸之间,顾博明用力去握住杜予清的手,在她掌心里不轻不重地按着,同时,薄唇继续在她颊边亲吻不断……

    这是最笨拙却也做直接的安抚方式,他是在试图缓解她的疼痛。

    这点安抚有个屁用啊!

    杜予清很想这样说,甚至直接吼出来,镇住他才好……

    然而,杜予清竟然非常不要脸地……温顺下来了!

    樱唇抖栗之间,她对着顾博明挤出一个笑意:“我还好,别担心。”

    杜予清是善解人意的,她确实不好受,然而,她也看得出,他同样是不好受的,先不说这卡在半中间不上不下的,他不得兴,即便是这会子已经完全进去了,他依旧还是喘的厉害……

    是在等她适应,还是在给她更多的缓释时间呢?

    这傻男人,分明他忍到连额头都已经在冒出汗珠了,不是吗?

    挤出的笑意越发加大,更加用力的去将顾博明抱住,杜予清仰起头,开始去回吻他……

    他真的是个极好哄的人,就这么一点点主动示好,就足以让他的眼睛都绽放出华彩,那种近似于孩童般纯真无暇的满足华彩。

    杜予清直觉得,自己要溺死在大家伙那等耀目的华彩之中了,双眼迷离,她的意识逐渐抽离身体,变的只看的见他,只跟随着他……

    还是经验不够,他动作依旧青涩,不过也就只在于刚开始罢了,逐渐下来,他就熟练了,渐渐的加速了,动作之间也跟着有了点技巧。

    慢慢的,杜予清甚至都产生了一种感觉——怪不得人们都乐意追求并且沉迷于这种活塞运动了。

    除却一开始的痛苦之外,渐渐的,于一点点胀痛之间,开始混上了说不清的快感,从彼此互相亲密着的部位传过来……

    痒痒的,酥酥的,也麻麻的,甚至让杜予清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开始变的麻。

    彼此身体之间的紧密摩擦更是在不停的提示着她——她是在跟顾博明做,是在跟他做着这种人与人之间最为亲密的负距离交流,是满含感情的,不是任何的谁,是她深深喜欢的,并且愿意走进他未来的顾博明……

    其实,肉谷欠从来说明不了什么的,就是男男女女的身体交流,但是在这一刻,它却让杜予清深深的觉得——原来,她是那样的喜欢着顾博明。

    不,是深深的爱着,爱到愿意把这一切都交给他,不顾一切外在。

    渐渐的,杜予清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幸亏她多少还有那么一丁点残余的理智存在,也幸亏顾博明在片刻不停的深吻她,把她声音都封住了,否则,她铁定是要忍不住,直接就这么叫了出来的……

    额头上都沁出了薄汗,杜予清渐渐觉得舒服了,就在她以为,也就是这样的时候,顾博明突然触到了某个地方。

    “啊-------!!!”

    任何理智克制都靠边站了,杜予清就连咬舌都来不及,直接就尖叫了出来。

    身子也紧跟着狠狠一抖,是那种极其夸张,极其深刻的抖动,明显到顾博明都怔住了,猛然抬起头,他看向她……

    虽然都已脱离了雏鸟军团,但到底上一次并不多愉快,她除了疼还是疼,他更是个没轻没重的,还真就没发生现下这种状况,以至于两个人都是懵了的。

    惊叫过后,杜予清猛然咬住唇,万般隐忍着让自己闭嘴,然而,那种突如其来的刺激感,直叫她浑身毛细孔都在抖栗……

    即便是封住了唇又如何,喉咙口里面不还是有声音不断的发出来?

    顾博明也是被她这么大的反应给惊住了,呆了一秒,发怔一般的看着杜予清,然后……

    然后,在她那爆红的脸蛋之下,猛地再冲刺,再度往那个点上撞上去。

    全然就是在豁出去性命般的干了。

    杜予清彻底激动了,意识无法跟上感官,只在接憧而来的快感之下,脑袋里面不断模模糊糊地闪着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女人传说中的……兴奋点?

    顾博明完全就是狼化了的,就连眼睛都红了,死死抱着杜予清,他在幽静的房间内,相当可怕的挺动着……

    可怕,确实是可怕,太猛,又太激进。

    但是杜予清却完全不害怕,彼此肌肤相贴,听着楼下父母亲那隐隐传来的谈话声,她甚至都兴奋了,有一种在偷情的错觉……

    那种禁忌般的,偷情块感,直让她感官的愉悦程度急剧增加。

    死死掐着顾博明,她咬了咬唇,拼命想忍,却还是止不住的哼声……

    近乎嘶哑的一声闷笑,顾博明于得意之间,倾身过去,把自己的肩膀送到了她唇边:“咬这里。”

    “会……痛……”

    剧烈喘息之间,杜予清如是回答着,都到了这种时候了,她都还在为他着想,因为她深知,自己这会子是真没办法控制的,随便一咬都能把他的皮都咬破。

    然而,顾博明却浑不在意,用鼻尖蹭一蹭她的,他稍稍停顿,喘息之间粗野一句:“咬!我根本也控制不住,天晓得接下来会怎样!”

    他本就比她更容易投入进去,爱的比她早,比她更深,在这种最为亲密的时刻,自然彻底失控,再加上也确实有一种正在偷情的兴奋感,莫说狼化,就算是说他真实身份就是一匹狼,他也认!

    杜予清本来就濒临在崩溃边缘,勉强撑着拒绝了他,他却再来这样一句,偏偏说话之间还在进攻,直接叫她再无法忍耐了,于是,下意识的就向顾博明伸出了双手,做出了一个像是小孩子索要抱抱的动作,她同时就低头下去,张嘴就咬在了他肩头……

    那种痛一传来,顾博明直接就连骨子里面的血腥暴戾因子都被激出来了,于是,彻底爆发!

    再不可能更疯狂的进击了,他特狠,进的特凶……

    他话是真少,不仅是平常,就连这种时候,也都是一样的,只除了实在太过兴奋之余,偶尔翻滚着喉结之间唤一唤她的名字之外,几乎再无声音,话语真是少的可怜。

    当然,杜予清也不可能顾得上说话了,只是因为太安静,除了彼此粗沉的呼吸声之外,就只剩下那臊死人的声音了,她越发被激起,越发难以自控……

    死死咬紧顾博明,简直都要把他肩头上面那一块肉都咬下来了,杜予清一个没忍住,直接就飙出了眼泪。

    就在她以为,他再多进击几下她就能彻底抵达制高点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一切,戛然而止。

    在敲门之声拂进耳中那一刹,杜予清甚至是连呼吸都僵停了一下的……

    “清清,该出来了。”

    是母亲,兴许是因为已经跟顾老爷子把一切细节都谈好了,所以就来叫她了吧?

    在听到母亲声音的那一刻,“轰”的一声,杜予清的魂魄,直接飞散!

    完、蛋、了!

    完蛋了完蛋了,是当真完蛋了!

    自己怎么会,被他迷的神魂颠倒,以至于直接在自己的闺房里面做出了这等离经叛道之事?

    这哪里像是一个好人家的姑娘能够做的出来的事情?这哪里像是一个有廉耻之心的女孩子家家会做的事情?

    “别怕。”

    轻吻落在杜予清额间,极轻的一下,嗓子嘶哑之间,顾博明很低声的哄着她,如斯一句,不过两个字,却叫她顿然心安……

    但,下一秒,母亲的声音就又传过来了,合着敲门声一起——“清清?清清你听到了吗?该出来了,你顾伯父还在等着,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让长辈等……”

    “妈,她睡着了,我现在叫醒她,尽快下去。”

    这是顾博明的声音,嘶哑的不像话,简直一听就能听出问题,但是庆幸的是,他跟杜母之间隔着门板,声音效果本身就是会打折的,杜母虽然也觉得有些纳闷,但到底也是个不会想歪了的妇人,就没深究……

    最关键的是,她就算是想要深究,那也得有多余的脑子啊!

    要知道,他脱口就是一声妈,这着实太直白了点,直叫杜母心灵都受到了震颤……

    连带着,注意力也就都跟着转移了。

    说实在的,虽然确实是在楼下跟顾老爷子商讨着两个孩子的定亲事宜,也几乎确定了会成为亲家了,然而,想法是一回事,真等到实践起来,却又是另外一种震撼了,更深层次的震撼……

    至少,这个孩子的这一声妈,着实让她更具真实感了,是真意识到了——那么小的女儿就已找到伴侣了。

    狠狠怔住,杜母在门口顿了好一会儿,想着女儿有朝一日会嫁出去离开他们,她的鼻头就在开始发酸……

    直到,顾博明的那一声——妈,再一次传来。

    “噢噢,好,这孩子确实有午休的习惯,从小就这样,一到点就困,那我……那妈就先下去,你快把她叫醒,尽快下来,别让你父亲就久等了。”

    “好。”

    隔着门板传过去这个字眼,顾博明的呼吸也是屏住了的,侧耳倾听着杜母离去的脚步声,哒哒哒,一点点走远……

    杜予清简直差一点没急死,本来就已经飙出了泪的,这会子就更是了,母亲一走远,她直接连整个人都虚脱了。

    当然,其实刚才也没多不虚脱……

    泪眼汪汪的瞅着顾博明,她神态满是控诉:“都怪你!”

    都怪你,让你这么着急!

    让你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浑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甚至还很厚着脸皮的对着杜予清笑了一下,他一声不吭之间,继续开始着他奋力的耕耘……

    许是因为杜妈妈的突然到来,让他心生出了一点点警戒心,他这一次直接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以免再在床上剧烈运动时引得那小床板继续嘎吱嘎吱的叫。

    要知道,在这么要命的时刻,若是再把哪个长辈招来,他直接就能萎了!

    那可是事关她未来太多年的性福最大事,他可不允许有半点的威胁存在……

    抱着杜予清,就着这站着的姿势,让她就像是树袋熊一般的挂在自己身上,顾博明开始自下而上地弄着。

    这着实太刺激,让杜予清连眼角都湿透了……

    顾博明也不知道到底是发了什么疯,原本还很狂猛的他,突然就缓了下来,凑过去在杜予清的眼角亲吻两下,探出舌尖轻轻舔了舔,他在她耳边哑哑低语——“好咸。”

    “笨蛋!眼泪当然是咸的!”

    哭笑不得,杜予清嗔骂之间,直接抬手去将顾博明的头抱住,轻轻用力,她把他脑袋按到了胸口上,让他听着她那比擂鼓还要更激烈的心跳……

    这好温情,枕着她的心跳,顾博明心头前所未有的满足,腰一狠,他再重重的撞她一撞,神情都是狠。

    杜予清只觉得,自己简直都快要被撞飞出去了……

    “好喜欢。”

    双掌发狠般的掐着她的腰,继续肆动之间,顾博明气息不稳的如斯说着……

    终于听到了他在呼唤她名字之外的声音了,终于能够听到他这彻底动了情,全无遮掩的情感表达了。

    好喜欢。

    就是这样三个字,将他内心深处一切对她的感情,都传递而出……

    那感情,太深刻,温柔将杜予清悉数笼罩,在那一刻,她心头再无其他念想。

    她想,她是真的遇到了她的挚爱,他虽然依旧还很年轻,但,就冲这般深刻的三个字,她想,她就足以对他的感情,心生坚定。

    自此后,再无……怀疑!

    扬着嘴角,杜予清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温柔,迷离之间,她去主动拥住他,亲吻他,去与他……共赴巫山芸雨之巅!

    ◆

    (抱歉,最近实在忙,忙着考试忙着回家,根本没时间去管理群,而群管理员们也都各自有着自己的事情,几乎不得空,所以福利就不再写了,因为写了也没有人派发,因为压根没时间。所以,就这样粗粗写一点发出来吧,上帝保佑不会被屏了,到底是这么清水的,哼!)

    ◆

    顾博明如此的有恃无恐,即便是杜妈妈来提醒过,叫他们尽快下去,他都依旧没有多慌乱……

    倒是杜予清这个急脾气,是真要急坏了,不停的催促着他。

    要知道,这可是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根本急不来的,她越是催,只会让自己越紧张,她一紧张吧,就把他绞的越发紧了,以至于他变的越来越激动,到最后,完全兽性!

    不能自控。

    到头来,杜予清还是没如愿,反倒是任由顾博明驰骋着做了个足够,不过好在,在这等近似偷情的氛围之下,顾博明也是激动的很,感觉来的很快,似乎是就要出来了……

    就是在这时候……

    “顾……嗯……顾博明……”

    杜予清喊他,突然的出声,呼吸急促,满是情怀。

    完全没停顿,继续进击,顾博明低低应了她一声:“怎么?想我再快一点?”

    “不、不是这个……”

    甩着头发晃了晃脑袋,杜予清笑嗔着顾博明之间,轻声发了一句问,一句她方才就想要问却一时忘记了问的。

    ——“你母亲,原本为你取的名字,你知道吗?”

    她想知道的,是这个。

    杜予清想,想要了解有关于顾博明的一切,哪怕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一份可能……

    薄唇轻轻凛一凛,顾博明在停顿一秒之后,低低启唇:“亦城,顾亦城。”

    是了,亦城,顾亦城。

    母亲给他们兄弟取名字喜欢采取相关的字眼,就像二哥三哥,清持清之,就有同样一个清字。

    大哥之所以没跟他们任何人有重字,是因为当初,母亲只想生一个来着,她自己就是独生女,觉得孩子单独一个挺好的,受的教育会更好,照顾也能更加用心一些……

    奈何,架不住父亲那个老爷们的霸道劲,缠着她一个劲的做做做,以至于又接连怀了二哥三哥四哥,最后是他。

    母亲所设想的,是好事成双,既然老二老三是双生子,名字里面有个重字,那么,老四诞生之后,就再来个老五,名字也成双吧……

    所以,四哥才会叫临城,而他,是亦城,这是早在怀四哥的时候就定下来了的,虽然那个时候,母亲也没有多确定,一定还会有第五个儿子,但,她一贯的喜欢把事情都考虑周全来。

    只可惜,到最后,母亲的这么点愿望,还是没有实现,到头来,他的名字,还是由父亲出马亲自定下……

    虽然最终,也并没有挽留住母亲更长久存活的岁月。

    从顾博明的眼中读取到了失落,心发酸,仰起头,撅嘴往他眼睛上面亲吻着,杜予清几乎是在私语,喃喃一句——“那,以后我们的孩子,就叫亦城吧。”

    是的,以后彼此的孩子,就叫亦城。

    虽然依旧还太年轻,想这些都还太遥远,但是杜予清却没管住自己的心思,莫名之间,就这样想了……

    就因为杜予清这样一句,顾博明彻底激动!

    轰然之间,他理智全失,死死掐着她疯狂的挺动之间,他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不断的说着——好。

    杜予清,好,好的,我们的孩子就叫亦城,顾亦城。

    他太过兴奋,以至于完全无法压制了,没几下,就泄了出来,把他那有可能会带来的孩子,撒给来她……

    当然,不可能这么早的。

    但是,彼此的结晶,却是早在父亲母亲这么年轻的时刻,名,就已定下。

    亦城。

    ◆

    顾老爷子在楼下客厅等了好一会儿,才总算看到自家那臭小子跟未来儿媳妇的身影……

    面色无常,却是在与顾博明对视那一刹,顾老爷子眼神一个利转,用眼神无声的骂了他一句——臭小子!

    儿媳妇的父母亲单纯,他可不,尤其对自家小子这么了解,再一联想到上次撞见的事情,顾老爷子登时就了然于心。

    什么午休了?

    分明就是这死小子在耍流氓做混账事了!

    这胆子也实在是太过分了点,竟然在双方家长都在就敢乱来?

    简直太混账了!

    混账!

    不过,骂归骂,顾老爷子才不可能会说呢……

    这种对自己儿子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他这么个护犊子的,傻了都不会吭出半个字!

    因此的,为了不让杜予清父母起疑心,他还跟着扯开话题,又继续说了些定亲事宜……

    虽然说孩子都还小,但是这个年纪,搁在以前,怀孕生子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顾老爷子也不觉得这时候定亲有什么不对的,而且是怎么有脸面怎么来,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给杜家。

    杜家春节那段时间受的委屈他在来之前就已经听说了的,所以才会如此讲究排场,既然都已经做足了,干脆一做到底!

    因此,杜予清和顾博明的订婚仪式,也是做的很大场面,直叫邻里艳羡,半点刺都挑不出来了……

    再然后,这俩孩子安然读完大学,当然,彼此未婚夫妻的关系,轰动了整座学校。

    大四就快剩半年的时候,杜予清突然怀孕,毕业论文答辩时,肚子都微微凸了出来,这学校谁不知道她就是顾家准定的儿媳妇?

    因此,也没人敢说什么,老师们自然也不敢刁难,尤其看着她那个大肚子还站在讲台上面接受提问,便都不忍心了,随口提了两个问题就直接放她过关了……

    再然后,一毕业,杜予清直接下嫁顾博明,在家里面专心为他孕育着彼此的第一个孩子。

    孩子姓名早已定下,就叫亦城。

    年轻的小两口子也都万般欣喜,摩拳擦掌着等待孩子的降临,一切准备工夫也都做足,只等着宝贝的降世了……

    却奈何,天不遂人愿,在孩子都快要出生的某一天,杜予清摔了一跤,孩子遗憾流失。

    对外,杜予清所给出的理由是——下雨天路滑,她一个没走稳,从阶梯上摔了下去,所以孩子才流掉的……

    但是在事实上,她会意外摔跤,是为了……救慕远山。

    而这一个秘密,除了顾博明,杜予清谁都没说过。

    那一日她出门去,打算再买点孩子的东西,顾博明在公司忙,她不忍心去吵他,就没告诉他,直接让保姆陪着,带了个保镖就出了门……

    原是逛的极开心的,却是在要穿过马路的时候,遇见了慕远山。

    彼此已经有许久没相见了,乍然一见,杜予清的心都有一丝丝的痛,不为别的,只为慕远山在见到她隆起肚皮那一刹,那种再真实不过的痛苦。

    杜予清想,她这一辈子,唯一后悔的,就是——负了慕远山。

    她伤他太深,以至于每每想起心头都是罪孽,也以至于即便是在同一所学校,都刻意避而不见,就怕刺激到他,让他更痛……

    而这一次的街头重逢,实属偶然,慕远山虽然是知道杜予清怀有身孕的,但是,听到跟亲眼见到,这中间的差别实在太大。

    以至于他一时之间心痛到都缓不过神来,那种对她的依恋,对她的喜爱,再度涌上心头,也才让他知道,他还那样深爱着她……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意识,才越发让慕远山心抽痛。

    到底,爱有多深刻,就有多伤人啊!

    精神恍惚,也不敢上前去打招呼,不过一个照面的时间,对着杜予清勉强露出个笑脸,慕远山转身便走开了……

    杜予清当然不会去追,也是迈步继续走自己的。

    却是彼此缠缚还没结束,或者也是老天想要给杜予清一个恕罪的机会吧,在她走了没多久,就再次遇见了慕远山……

    这一次他并没有看见她,因为他是在向前走的,背对着她,身姿看似依旧挺俊,却是连那背影,都透着萧索,以及……寂寥。

    或者是因为遇到她的缘故吧,他精神都集中不起来,走路也没怎么看,以至于迎面有一辆车子飞奔而来,都没有注意到。

    那车速太快,眼看着就要撞到慕远山了,杜予清急了,简短一秒的思索之后,她迈大步子冲过去就拉回了他……

    庆幸的是,彼此相隔很近,即便是她这样一个大肚婆,都不至于速度太慢,来不及救他。

    不幸的却是,这等对普通人而言很寻常的动作,对杜予清却太过勉强,急速顿步之间,她一个没站稳,直接就摔到了地上……

    狠狠的一下,甚至因为大肚子的关系,都坐不稳,身子向旁一倾,她直接倒了下去,肚子磕碰在了地面上。

    那样猛烈而直接的撞击,试问,哪个人扛得住?

    又是新生命那样脆弱的存在,压根不可能抵挡的住,因此的,就这样,杜予清遗憾流失了第一个孩子……

    当然,最起初她都不愿意对顾博明讲,还想瞒过他。

    他对她实在太好,又对这个孩子太过期待,最不好过的人是他才对,一面要承受失去孩子的痛,一面还要宠着她安抚她,若是让他知道,孩子竟然是因为救慕远山才掉的,就他这么个大醋缸子,不酸掉半条命才见鬼了!

    然,顾博明是何等人物,彼此又这些年了,他对杜予清再清楚不过……

    不说别的,就仅是这个孩子的名,杜予清就对这个孩子万般慎重,再加上身边有保姆又有保镖的,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摔倒。

    因此,最终杜予清还是没能瞒住。

    她还以为,得知真相后的他,会发狂,会歇斯底里,甚至会愤恨着,叫嚣着要去把慕远山宰了!

    然,他却连任何反应都没有,只坐了回去,闷头沉默了许久。

    最后,在杜予清都已经要受不了的压抑之下,他缓缓抬头,直勾勾的看向她,眼眶猩红,只说了一句话——“杜予清,我们再也不欠他了。”

    是的,再也不欠了,如果说以前确实是他有不对的地方,但是这一次,他用他孩子的命,偿还了这一切……

    这,总够了吧?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有任何负担,可不可以,彻底忘了他?”

    我不求其他,我只求,你别再对他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心头也不再对他抱有罪恶感,更不要每次一听到慕远山的名字,就像是见了鬼,一脸没办法活下去见他的模样……

    顾博明如是问,嗓音嘶哑,万般压抑的痛苦之中,全然都是对杜予清的关怀。

    怔住,心脏狠狠一颤,在男人那万般隐忍的猩红眼眶之下,杜予清的眼圈,也变通红……

    那强忍了太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她才知道,原来,她心头的那一份罪恶感,他竟一直都清楚,他竟一直都看在眼底疼在心底……

    “我没有念着他,我对他早就没有了任何男女感情,顾博明,你不用再不安了,我之所以对他不忘记,只是因为心中有愧,只是因为,是朋友。”

    哽咽着,杜予清如是说着,同时出口的,还有那句——“我爱你,顾博明,我是爱你的啊,一直都是,从来都是。”

    你这个大家伙,为什么都这么大了,却还是会心有不安?

    为什么我都如此全心全意的付出了,你还是会忌惮远山?

    是因为爱我太深,所以恐惧才这么深刻的吗?

    确实,爱太深,对失去的畏惧就太深,这就是顾博明对于杜予清的爱……

    这么多年下来,都如一日,自梧桐树下初见,就已……定下一生!

    梧桐是长情之树,或者,彼此初见的地点,就已,暗嵌了一切吧。

    长情,他对她的感情,绵长,久远,直到……生命枯竭,耗干到尽头,都不会停止!

    而慕远山,终究与杜予清之间少了一点默契,人与人之间,有缘很重要,但是,有分更重要……

    因为,有缘相见,却并不一定有相守下去的分。

    缘分缘分,缘与分,说白了,这二者是缺一不可的。

    杜予清对慕远山,多年都一直存有愧疚,直到这一日,因为救他而流失掉了孩子,她心头的那一份罪恶感,终于消失……

    她想,确实是诚如她家爱人所说的——我们,再不欠他的了。

    自此后,可以再无负担,再无人任何心理的压力,去面对他,去善待他,去与他,只做朋友。

    其实,慕远山那边,心头也是万般愧疚的,虽然杜予清赶她走了,但是他在事后,得知孩子流掉之后,还是主动送上了门,去直面了顾博明,跟他道歉……

    这一对当初俨如万劫不复的情敌,在时隔四年之后,再度直面,彼此之间,终于再没有当初的剑拔弩张。

    虽然依旧看彼此很不爽,但是那种不爽,已然是转换成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那种,很正常的较量,他们较量彼此开创事业的能力,较量各自身为男人的本事,较量谁的未来会更出色……

    较量的,都是这些,看似敌对,实际上,却是都存有着惺惺相惜的,那种对真正对手的尊重。

    当然,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让慕远山下定了决心去迎娶夏冰清,他想,他跟杜予清之间,是真的彻底了断了,她为了偿还他,将孩子的命都付出了,此等深重,他不可能再不接受……

    而夏冰清在那个时候,确实对他很好,关键是她的清白给了他,他是个好男人,不可能不负责任的。

    他虽不爱她,却一定会以大哥的身份,好好待她。

    当然,虽然与她之间到最后闹到那种下场,那好在,她给了他一个女儿,他慕远山的亲骨肉,身体里面流有的,是跟他同样的血脉——他的女儿,慕兮年!

    或者真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彼此的孩子,竟然在最后走到了一起……

    她的亦城,他的兮年。

    彼此之间的缘,早在经年就已产生,分,更是定下。

    否则,何以会让第一个原该是亦城的孩子,在都要降临人世的那一刹,蓦然离去呢?

    否则,又何以会让他跟夏冰清之间,还是有了一个孩子呢?

    所以说,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啊,还真不是由心就能定的!

    至于未来彼此的孩子,真可谓——

    盛世繁华,你我相遇;

    只此一顾,至此终年。

    他这一【顾】,至她到……终【年】!

    ◆

    思前想后,还是就让顾爸顾妈的故事终结在此,该交代的也都交代清楚了,至于四哥和未未,接下来并不打算再写,因为有想留到大哥那一本了。

    因此,本文至此,全部完结!

    依旧说一句——感谢,感谢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支持,所有出现过的读者盆友们,糖都记得,也欢迎继续去追随我下一本文,也就是大哥的啦,糖保证,会继续用心写的,用心创作每一个故事,欢迎你们。(づ ̄3 ̄)づ

    这本书写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对亦城兮儿的思念简直无法阻挡,回想下,前前后后写了这么久,竟然一天都未曾断更啊,想想都觉得自己真业界良心!←_←都完结了,就允许我自我得瑟一下吧。

    完结之后我会休整几天,因为要忙回家的事情了,那么久没见爸妈了,当然要陪一陪,所以暂时不开大哥那本,【具体哪天,我会在群里另行通知的】,总之尽快吧,我争取在年前,争取。

    宝贝们,新年愉快啊,糖崽窝在这里提前给大家拜年啦!新年平安顺遂!快乐常驻!

    ta0`0`小`说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