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VS小梅(二)

    还没到中午,留言就满天飞了。

    小梅气得几乎是快想要杀人了,一个人端着饭盒坐在角落里听别人在背后里嚼舌根。

    阿年在公司人缘特别的好,很受女孩子欢迎,与其比顾北辰的高高在上和叶辉的冷漠孤傲,似乎阿年这人就更加招人喜欢了。

    阿年从外面开会回来,因为时间已经到了饭点,下午还有事就准备在员工食堂将就凑合的吃一点了。

    “呀,是年少呀!”他刚进食堂就听到所有女人惊呼声。

    “哈罗,各位美女们,今天餐厅伙食不错吧?”阿年双手撑一张桌上,那边坐着公关部的几名女员工摹。

    看见他就像是饿狼看见美味一般,一个个都在吞咽口水。

    “年少,今天有红烧狮子头。”

    “年少,我的这份还没吃过呢,都是你喜欢吃的,要不……给你?”

    “我明明看见你刚刚吃过了,年少,别理她,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拿?”

    阿年笑着看着她们,谁都没拒绝,但也谁都没接受,“其实吧,我最近减肥,营养师让我我控制饮食,你们等等哈,我去看看有什么是我能吃的。

    “年少,一会儿过来坐我们这里,我们陪你吃饭。”

    “好的。”他倒是无所谓,点头就同意了。

    不过经过小梅那边的时候,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啧了一声,笑着走过去,弯腰凑过去看着她就问道:“呦呵,小可怜,怎么吃饭一个人呀?”

    小梅翻了翻白眼,“滚一边儿去,别惹姑奶奶我。”

    “哦哦哦,好。”说着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对面,伸手就拿过她面前饭菜,和她手里的筷子,说了声谢谢就大模大样的吃了起来。

    小梅愣了一秒钟,随后大怒道:“喂!你脑袋被门挤了还是今天忘记吃药啦!这是我的饭。”

    “我知道啊,可是我快饿死了。”他头也不抬的说着,然后继续吃着。

    “喂,你……”

    小梅刚想说什么,阿年就嘘了一声道:“再叫全世界的人就都知道拉。”说着用视线撇了撇她身后。

    小梅回头看看那群公关部的女人,一个个目光锐利的盯着她,恨不得想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小梅怒道,但是还是压低了声音道:“我说年总经理,你吃了我的,那我吃什么呀?”

    阿年抬头看看她,一脸无辜道:“我看你用筷子挑来挑去,以为你不要吃了,我这不是不想浪费嘛。”

    “嘿,你……”小梅快被他气得晕过去了,道:“年总经理,拜托你告诉我,我到底哪儿得罪您了,您要这么整我呀,您知不知道就您早上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搞的我今天就像被一群饿狼,而且全都是母的,恨不得把我给分食了你知道吗?您这魅力无限的,多招女人喜欢呀,我现在都成全民公敌了好嘛。”

    阿年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道:“分食?梅小姐,你别开玩笑了,整个公司谁敢动你呀,他们也就是随便吓唬吓唬你的。你说你可是公司太子爷的干妈,是总裁夫人的好闺蜜,喂,就你这地位,他们谁敢呀。”

    “我靠!合着你这风凉话说得真好听呀。”

    “当然了,不然怎么和客户谈生意啊。”说着他笑着继续低头吃着东西。“再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歪,我不就是替你修个水管嘛,怎么了?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再说了,我可是你房东耶,什么修水管不是应该我这房东该做的吗?”

    小梅呵呵了两声,站起身又去弄了一份午餐,吃了起来。

    小梅周末约了夏沫心逛街,夏沫心推着婴儿车,孩子长得好快,坐在车里特别的活跃,似乎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北北倒是很听话,手拉着推车,坚决不要妈咪抱。

    “小梅,那天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夏沫心一边看衣服,给北北放在身上比来比去,一边问道。

    小梅有些莫名,“什么?”

    “好像是前天吧,北辰说本来是在陪客户的,突然阿年接了个电话,然后急急忙忙的就要离开说有点事情,北辰说是你打的,是怎么回事?”

    “额?那天不是他正好经过我住的那边吗?小梅喃喃道。

    “嗯?什么情况?”

    “哎呦,别提了,那天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洗洗澡水管爆了,弄得乱七八糟的,幸好楼下好像没人住,不然肯定会被投诉的。我又不会修水管,都快十点了上哪儿去找修理工呀,所以随手打了阿年的电话,他说正好在附近就过来了。”

    夏沫心看看她,她是说的一脸的无所谓,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夏沫心则笑道:“那天应酬会所离你家可不近呢。好像得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呢。”

    小梅看看她。

    夏沫心继续给北北挑着衣服,时不时的问北北喜不喜欢啊什么的,继续道:“北辰说当时看阿年那紧张的样子,可不是假的。”

    小梅有些心里发虚道:“那,那那那又代表了什么?你可可别告诉我那位爷他喜欢我哈。我可受不起。”

    夏沫心笑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吗?他可不是喜欢你一天两天了好嘛,喂,我说梅大小姐,还整天向我吹嘘你是什么爱情专家什么的,连一直被人喜欢着都不知道吗?我说你不会还对那位叶叔叔存在什么希望吧?”

    “打住,我和叶辉都已经说清楚了,他现在是我干哥哥,他说了,反正大家都是孤儿没什么亲人,所以就认了兄妹,但是至于你说阿年喜欢我……”小梅沉默了一会儿后道:“呵呵,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他不好吗?”

    “你觉得他哪里好了?每天招蜂引蝶不说,花心的要命,女人都可以赶上皇帝后宫了好嘛。你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像是你家顾叔叔呀,可以面对诱惑不动摇?每天只要抱着你就能满足了?拜托,别搞笑了,那是稀有动物,说不定你叫顾叔叔就是天下的独一无二的品种了。你难道还指望着阿年和他一样?”

    “可是阿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呀,你想呀能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这么多年,这还不能代表什么吗?”

    “拜托顾太太,怎么你现在的那些聪明都被吃了吗?想想那个在精神病院里的尤祁珊好吗,她可是你家顾叔叔的初恋好不好,那什么还在一起那么多年,要不是你家顾叔叔对她心有怜惜,我靠你会吃那么多苦头?拜托,别天真了,一个男人就怕的是心里还放着另外一个女人,这是很要命的一件事好不好。”

    “可是他和北辰不同啊,说不好听的,尤祁珊到底还是活着的,人心隔肚皮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是阿年的初恋,她早就不在了,你说你至于和一个过世多年的人计较么?”

    “说你傻你还不相信啊。”小梅道:“死人才可怕呢,放在心里这么多年,外表还装出个那么花心啊浪荡啊,我去,谁知道他在家是不是喜欢没事收藏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他交往的对象会不会眼睛嘴巴鼻子手啊脚啊,说不定头发颜色和他心中的那位有点像的,或者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个人专门喜欢这样跟集邮似的……”

    夏沫心皱起了眉头,看着她。

    “我说你是不是恐怖电影看多拉?”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个声音,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回头一看,阿年双手背在身后凑过来在看她。

    小梅被吓了一下,回过神道:“我靠,你走路没声音啊,想吓死啊?”

    阿年笑道:“不是我走路没声音,是你故事讲得太入神了好嘛。”

    小梅问夏沫心,“他怎么也来了?”

    夏沫心笑道:“今天下午和北辰说好一起喝下午茶,晚上在他会所弄个聚会。”

    阿年看着小梅道:“我说,你想象力好丰富啊,说得我都成杀人狂魔了。”

    “呵呵,鬼知道呢,说不定还真是这样呢。”

    “嗯,我看看啊,你哪里像的,改天切下来做标本。我觉得耳朵挺像的……”

    “喂喂喂,你你你,你别乱来。”小梅吓得想回头去找夏沫心,却不想顾北辰抱着北北,夏沫心推着推车正在一旁选玩具呢。

    ………………………………………………………………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