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焰骜终极愤怒!

小说:焰少爱妻成狂 作者:暮阳初春
    “啪”,一记耳光声在空气里响起……

    虽然,长久以来,叶惠心一直不待家人招见,可是,她从小性格倔强,哪里受过此等窝囊气,这么多年来,安雪平与她母亲一直骑在她与母亲头上,早就恨这个女人入骨,偏偏还要来招惹她,不发发威,还当她是病猫子。

    由于母亲常年被人欺压,为了保护母亲,她早就养成了谁要是敬我一丈,我便敬人一尺的观念。

    ‘啪啪啪’连手甩了安雪平响亮的耳光,安雪平被她打得眼冒金星,脸蛋肿胀,耳朵翁翁作响,可见叶惠心用力之大。

    “叶惠心,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安雪平嘴角都气咧歪了。

    扑上前,抱住她的腰,凶悍地摇晃着,嘶吼着:“叶惠心,你这个贱人生的孽种,居然敢打我,我杀了你。”

    也许在安家所有人疼爱中,养成了养尊处优的坏毛病,安雪平第一次被人打,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她摇晃着叶惠心,状若癫狂,头发披散,眼睛赤红,这样的模样没吓倒惠心,反而让她笑了。

    “你笑什么?”安雪平最见不得人家笑,最见不得别人瞧不起自己。

    在自己的眼里,只能允许自己瞧不起别人,绝对不能让他别人瞧不起自己,因为,她是安家人捧在掌心呵护的宝贝,是安家的公主。

    “我笑你悲哀,明明自己才是贱种,偏偏要说别人是,你妈一直没有安老头子办结婚手续,你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私生女,安雪平,是我与我妈大度,不与你妈,还有你们两姐妹一般见识,明白不?”

    “我宰了你。”安雪平眼睛里的红焰更炽,伸手扣住了惠心的咽喉。

    惠心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可怕,以前,只觉得她刁钻了一点,可恶了一点,她们的矛盾从从出生的那天就存在了,上一辈的恩怨延续下来,明明血浓于水,偏偏手足相残。

    没想到她居然有真杀她的念头,好吧!安雪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惠心怕她伤到自己肚子里的宝贝,单手按压在平坦的腹部上,另一支手死命去抠安雪平紧紧地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指。

    安雪平的视线瞟到了惠心下意识护肚子的动作,眼角划过一缕冷咧的笑痕。

    哈哈哈!原来是怀上了,即然如此,她怎么可能会放过这等绝佳推叶惠心下地狱的机会。

    惠心见她眼里划过一缕精光,知道她想对自己不利,及时抬脚向她胯下顶去,如果是男人,安雪平定会受伤,可惜,她是女人,只不过,还是因疼痛松了手,惠心抓住这个时机,反手抓扯住了她的满头乱发,她不能让她得逞,因为,这个女人想要她肚子里宝贝的命。

    如果孩子没了,她没办法向焰家交待,所以,她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肚子里宝贝的命。

    “不要扯了,好疼,二姐,我知道错了。”

    安雪平见激起了惠心骨子里那股子野蛮劲儿,头皮麻林,千金小姐安雪平疼得跪倒在地板上,双手死死护住了头部,泪流满面地哀求:“二姐,我错了,好疼,你放过我吧!”

    声泪俱下的哭诉让惠心终是心软,松了手,她踢了安雪平一脚,疾步向门口奔去,因为,她觉得这个地方不安全,她不能再让这个女人近自己的身体,一寸都不许。

    像逃瘟疫一样逃出去,没想到,刚跑至门口,安雪平就追了上来,伸腿往她脚下一绊,惠心一个踉跄倒了下去。

    肝子袭来一阵剧痛,痛入骨髓,赶紧用手捂住肚子,额头上全是冷汗!

    背心发麻,全身麻木,脑子里一片空白,嘴唇渐渐成了泛出紫色。

    不,不要,感觉有一股热流正在从自己那儿缓缓流出,不,不要,惠心摇了摇头,伸手似想要抓住宝贝离开自己的步伐,可是,从她指尖绕过的,只有凉凉冷冷的风儿而已。

    不,孩子,你不能走,是妈妈不好,妈妈没能保护你……视野越来越模糊,猛地,她才想起要打急救电话,明明就在医院里,可是,这一刻,为什么四周见不到一个人影?一个护士也没有。

    房间里空空如也,早已经没有了安雪平的影子,那混蛋女人闪人了。

    惠心身上没有电话,她只能艰难地爬到床前,从床头柜上拿出电话,抖着手指拔一串熟悉的号码。

    “喂!”电话里传来了焰骜冷咧的声音!

    “焰……骜!”吐字虽清晰,却呼吸困难。

    “惠心,你怎么了?”感觉情况不对劲,焰骜已经从屋子里奔跑出来,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奔向车库取车。

    “我,我,孩子……保住孩子……”

    不论焰骜如何怒吼,始终不再听到她的声音,只有一片清朗的嘟嘟嘟忙音回荡他的耳朵里。

    该死的,焰骜捶打着方向盘,一路上,他记不清自己闯了几次红灯,甚至差一点儿出了车祸。

    当他风风火火赶至医院里,惠心已经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

    焰骜站在手术室外,沉重的心情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他不停抓着进出忙碌的护士追问。

    “惠心怎么样了?”

    “焰少爷,你就安心在这儿呆着吧,我们会尽全力的。”

    走廊上响起了尖锐刺耳的高跟鞋接触地面的声音,片刻后,飞儿带着阿菊奔来。

    飞瞟了一眼手术室门上方不停闪烁的那盏指示灯。

    秀气的眉心纠结,声音威严地质问着儿子:“怎么回事?焰骜,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期盼了孙子这么久,难道又将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么?

    “飞儿小姐,让我们祈祷少夫人平安出来吧!”

    阿菊怕飞儿小姐与焰骜少爷展开母子之战,及时打着圆场。

    “妈,事情很复杂,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我接到惠心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出事了。”

    “我不是让你呆在医院照顾她的么?”飞儿真是气疯了,这个兔崽子,那可是他的老婆与孩子啊!

    “妈,是我的错。”惠心出事,焰骜觉不得自己应该负全部责任。

    “好了,飞儿小姐,少爷心里也难受,你就别再骂他了。”阿菊把飞儿抚坐在了长椅子上,三个人静静地等待着。

    紧闭的门扉推开了,一群医生护士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

    “对不起,孩子没能保住,因为是试管婴儿,胎怀得本来就不稳,并且,在这之前,已经撞过一次了,你们做的是试管婴儿,就应该更万分小心才是,难道医生没嘱咐过你们吗?”

    妇产科女医生摇了摇头,带着护士走远。

    飞儿听了医生的话,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半晌才找回自己的意识。

    “焰骜,原来那不是你的孩子?”

    焰骜冷直的唇紧抿,没有回母亲只字片语,因为,他与叶惠心去美国做试管婴儿的事就这样东窗事发,母亲知道了,肯定会炮轰不止,但,这毕竟是事实。

    焰骜走进了病房,床上躺着的女人犹如一块透明的玻璃,似乎是一碰即碎。

    黑亮的头发披散在枕头上,又似一朵雪白悄然绽放的莲花!

    双眼大张着,定定地望着天花板,眼角有泪珠不断滑落,掺进了密密的黑发中。

    听闻脚步声,她仍然维持着原来的动作。

    焰骜走至床畔蹲下身体,执起她冰凉的手,想放到唇边亲吻,没想到,她的手指紧缩了两下,然后,缓慢地抽走。

    “对不起。”良久,泛白嘴唇吐出歉意的话,是的,她没有遵守承诺,她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她对不起焰家,对不起焰骜。

    他很想大声责骂她,很想冲着她咆哮,很想打她一顿屁股,很想把她丢到海里喂鱼,可是,望着她如白纸一般脸孔,他只能吞下咽间所有想要怒斥的话。

    只是紧紧地捏握着她的手,说:“好好养好身子,没了没关系,你还年轻,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这时候,她们就如一对正常的夫妻,老婆不幸流产,老公守在床前,柔声安慰:“没关系,没了还可以再生。”

    这个孩子本不是他的,她们之间只存在一纸契约关系,能这样安慰她,已是焰骜最大的底限。

    看她可怜,所以,他才会这样安慰她。

    “焰骜。”叹了一口气,惠心忽然转过脸,幽幽说:“我骗了你,也骗了你妈妈,是的,我的简历全部是伪造的,事实上,我有爸爸,我原本姓安,我的家庭很复杂,我妈是爸的原配妻子,她们一直没有离婚,我爸很风流,不断在外面有女人,我妈是逆来顺受的性格,从来也不争,也不抢,自然比不起安雪平的母亲,安雪平的母亲生下她以后,她们就搬进了安家,我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姐姐,她死于一场车祸,父亲因为太喜欢她,所以恨我母亲与我,后来就把我与母亲赶出了家门,很可笑晃是不是?明明我才是名正言顺的女儿,可是,这么多年来,他直让那母女仨住在那座房子里。”

    听她语气,安家也不算是太穷的人家,姓安的老头居然把她们赶出了家门,太可恶了。

    “是安雪平使坏让孩子流掉的?”

    焰骜冰冷的声音穿过稀薄的空气,笔直刺向惠心耳膜,愤怒到了极点,如果是安雪平让惠心流掉孩子,他定不会放过她。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新文《强爱逃妻一百天》

    轰动锦洲城的一段火辣裸画视频,让尹婉被迫远走国外五年!

    为了父亲,她不得不再次踏入一生梦魇的土地!

    “尹小姐,敖先生让你回金谷园!”

    黑西装男人毕恭毕敬地传达着某位踩着在金字塔顶端男人的话。

    “不用,请转告你家的敖先生,终有一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在锦洲,他开辟了一片帝国江山,仍然把那个曾将她推入地狱的女人宠上云宵。

    如今,还枉想与她复婚,门儿都没有!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