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最後的浮屠

    .韓薇薇等人的眼中全部是一片的黑色,就像在黑色時空長河之中穿梭,耳邊卻是不停的有莫名道音流轉,令人心神悚然的氣機四處流轉,魏索明顯還在和域外天魔之中的那些強者在展開她們所接觸不到的層面的廝殺。

    “魏索!”

    “夫君!”

    等到眼前的黑色散盡,眾人全部是發出了驚聲大叫。只見他們已經回到荒族浮屠的山巔,他們的面前,就是那條直沖天際的龐大黑色神光柱,但是魏索的心口卻是都被一根銀白色的骨矛洞穿,這根骨矛足有碗口粗細,長度超過十丈,釘在魏索的身,這副場景簡直讓韓薇薇等所有人魂飛魄散。

    “不要緊,還死不了!”

    但是魏索卻是顯得極其的冷靜,伸手用力往前一揮,一片靛藍色的神光從他的手中射出,打入了腳下的龐大巨山的山體。

    “轟!”

    直沖天際的龐大黑色神光柱直接崩散,但是下方的龐大巨山的山體之中,卻是沖出了一股同樣龐大的紫銅色光流。

    “這是星核爆燃之力!他引動了維持這浮屠運轉的星核!”

    靈瓏天等人都是瞬間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這一瞬間的景象,給人的感覺是下方沖出的紫銅色光流將龐大的黑色神光柱沖得四分五裂,而這紫銅色光流之中,卻是蕩漾著極其恐怖的星辰真磁和星辰爆燃之力,完全就像一顆星球爆炸,形成了這樣一條光流。

    “啊!”

    韓薇薇等人真是快要瘋了,渾身都在發毛。

    這一股星核爆燃之力形成的紫銅色光流一沖去,只見那崩散的黑色流光之中,倏倏的好像下雨一般,落下無數域外天魔的尸體殘骸,斷手斷腳,其中有數名域外天魔尸體殘骸的氣息都是極其恐怖,遠超真仙。

    很明顯,這些域外天魔已經追擊下來,但是虛空通道卻是被魏索瞬間封閉,用狂暴的星核爆燃之力反殺。

    “轟!”

    魏索頭再次浮現一尊三十二臂天魔和一株古蓮的虛影,將所有域外天魔尸體殘骸之中的有利元氣全部卷入體內,同時伸手往洞穿自己心口的銀白色骨矛一拍,這一跟銀白色的骨矛好像熱油一般融化,每一滴銀白色熱油都是綻放成萬條的銀白色神紋。

    “快走,這個浮屠很快就要徹底崩裂了,必須在這浮屠消失前到達那個法陣。你們帶我一段,我先行療傷。”

    沒有絲毫的停留,所有的人腦海之中都清晰的出現了一條路線圖,指往這浮屠之中的某處方位,與此同時,魏索也在虛空之中盤坐了下來,他的聲音在每個人腦海之中響起的同時,他的身下也化出了無窮無盡的綠色藤蔓般的華光,射入虛空。

    一股股的星辰元氣從虛空之中被抽引出來,就像一股股璀璨的水流一般,匯入他的體內。

    “嗤!”“嗤!”“嗤!”….

    一片片碎片從他的身飛射了出來。這些碎片之中有些是神光的片段,有些像是一些白骨碎片,有些卻像是魏索體內一些被古怪的威能侵蝕了的氣血。

    “走!”

    看到這樣的景象,韓薇薇和水靈兒都幾乎是要暈厥過去,但是她們還是咬緊了牙,臉色煞白的馬跟了卷起魏索的巫神女等人。魏索的這種情形,讓她們每個人都明白,魏索的傷勢其實比外表看起來的還要嚴重。

    “轟!”

    “轟!”

    “轟!”

    就在所有人朝著這座龐大山體下方狂掠而下之時,整座浮屠已經明顯在虛空之中開始震蕩,節節往下墜落。

    “唰!”

    一行人沖到了一個白色靈光光罩的前方,全部沖了進去。

    再次出現之時,已經是處在浮屠之中的另外一處,和魏索傳入他們腦海之中的景象一模一樣,是一片沙漠一樣的不毛之地,聳立著一片紅色的石山,好像被強烈的星辰真火灼燒過,表面全部是結晶,而且有絲絲縷縷的星辰元氣,不停的從這一座座數百丈高度的石山面透出。

    “魏索,你怎麼樣?”

    到了這片紅色石山之前,魏索原本緊閉著的雙目就睜了開來,身復雜到了極點的元氣波動也略微平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馬忍不出出聲問道。

    “能夠勉強恢復元氣,但是短期之內,如果進入不了傳說中的仙境,我的修為沒辦法得到大的提升,對方修為強悍的人物實在太多了,除了三名真正的帝級人物之外,還剩余五名準帝級人物。”魏索深吸了一口氣,將那片三角形的無光鐵牌取到了手中。他似在蓄力,身下依舊有一條條藤蔓狀的綠色神光刺入虛空之中,源源不斷的抽出璀璨如河流的星辰元氣,納入體內。

    “兩名真正的帝級人物?”

    所有的人臉色再變。原來除了方才那一名渾身布滿金色骸骨的域外天魔大帝之外,竟然還有兩名域外天魔大帝存在。

    一人膽敢獨抗三名域外天魔大帝,還有面對那麼多準帝級的人物,這是什麼樣的氣魄?

    “你們也別把我想的太厲害了,他們都是局限于虛空風暴之中的限制,剛剛對敵之時,只有幾個人能真正威脅到我,真正降臨剛剛的那方空域的話,三名真正的大帝聯手,我們根本逃不出來。”魏索看出了長孫小茹等人眼中的意思,苦笑著說道,“而且我在感知他們的到來時,已經捕捉了他們的部分神念,他們域外天魔原本就是在各個星空之中遷徙的族群,傾滅一個個行經的天地,奴役萬千生靈,他們原本設法要到我們這方天地,本來是想要報仇和尋找他們族群失落的一些用于穿梭虛空的古物。在遠古之時,他們就有甚至超過大帝的族人降臨到我們這片星空,但是卻銷聲匿跡,肯定被當時的驚天人物滅殺了。但是六七萬年前靈荒大戰到了最後,在那片天域戰場對決,撕裂了那條虛空裂口之時,他們域外天魔的一些人物,也在破碎的虛空風暴之中,捕捉到了一些你們靈族和荒族大能的破碎神識,知道了我們這方天地的具體位置,還有有關仙境的事!”

    “原來荒族最終真是惹火身!”姬雅等人都是深吸了一口氣,目光都聚集到了那名荒族大能本體和獨角魔物的身。此刻這荒族大能本體和獨角魔物的肉身都已經沉睡一般,但是那三十二臂三頭的金色光影,卻還是無比恭謹的在荒族大能本體的方懸浮著。

    “我從他們身捕捉的神念得知,他們會屠盡我們這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靈。以他們這些級別的人物的感知,我們這方天地的修士,就算躲也根本躲不過去,尤其是像我們這種修為的,必定是他們第一時間誅殺的對象,所以我必須和他們拼命。”魏索再次苦笑了一聲,“而且那條虛空裂口肯定會被他們打通,後繼可能還有更多的域外天魔厲害人物降臨。”

    “還有更多的域外天魔會降臨?”魏索的話,頓時又讓所有的人都說不出話來。

    “鋼牙妹,你知不知道什麼有可能是仙境之鑰?”魏索的目光停留在了靈瓏天的身,“如果我們無法破解仙境之鑰之秘,修為無法大幅提升的話,我們注定無法改變這個天地滅亡的命運。這里和那片空域的距離,根本阻擋不了他們多久,以那三名大帝的神通,很快就可以打通通往這里的通道。”

    靈瓏天的臉色徹底的蒼白,聲音都有些顫抖,她並不是那麼怕死,但是此刻卻不是關乎她一個人的性命,而是關乎魏索等所有人,她所生存的那片天地的命運。“我不知道。”但是她還是搖頭,因為她的確沒有接觸過有關任何仙境之鑰的秘密。

    “你的這灰色手鐲有沒有可能有關這仙境之鑰的秘密?”魏索看了一眼靈瓏天手的灰色手鐲,“你這手鐲內里的元氣法則和玄妙,我也無法悟通,遠超大帝的境界。”

    “不知道,只是說是建立天穹的大能賜給我們一族,但根本沒有提及有關仙境之鑰。”靈瓏天搖了搖頭。

    “我們過去再說。”

    魏索看了所有人一眼,說了這一句。所有的人都看得出魏索的意思,行就是行,不行就大家戰死一處。

    他手的三角形鐵牌好像燃燒了起來,一股股可怖的氣機在貫通天地。所有視線之中的紅色山頭全部裂開了,像一座座紅蓮在盛開,無數絲絲縷縷的奇異星光在虛空之中扭曲,和魏索手三角形鐵牌散發出的飛塵凝結在一起,在空中矗立起了一扇樸實無光的玄鐵色古門。

    “唰!”

    所有的人眼前直接出現了無數的流光,根本沒有等他們反映過來,魏索已經將他們卷入了這扇玄鐵色的古門之中。

    古門之中噴涌出無數帶著滄桑氣息的颶風,而與此同時,整個浮屠在虛空之中猛的一頓,隨即一塊塊土地崩裂開來。

    …..

    “那是什麼?”

    雲靈大陸的一隅,一處修士聚集點的所有修士,以及蠻荒荒原之中的無數妖獸,都是仰首望天。

    天空之中,一塊塊巨大的隕石,燃燒著火焰,從天空之中密密麻麻的墜落下來。

    今天在旅途之中,接下來一更在明天早點多
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最後的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