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一指劃溝壑

    “這就是荒族的本源浮屠所在?”

    “這的確和那名創立天穹的白衣大士有關。”[搜索最新更新盡在;等到眼前的流光全部消失,再次看清面前的景象時,所有的人都是心神震撼,說不出的激動。

    眼前是一片廣袤黑暗而枯寂的天地,上方的天空之中,有一條條靛藍色的光華在浮動,就像一雙雙荒族的眼楮。一股股荒蕪滄桑的風如同從遠古吹來,在廣袤無邊的荒地上發出嗚嗚的聲音。

    但就在這片看上去空無一物,只有荒蕪的氣息在飄動的廣袤荒原之中,就在眾人的前方,卻是有一團乳白色的靈光矗立在那里。

    這一團乳白色的靈光並不巨大,只有數百丈方圓,但散發出的氣息,卻是和天穹一模一樣,神秘、玄奧、強大而充滿慈悲的氣息,令人充滿敬畏,忍不住要拜伏下去。

    “靈瓏天…”

    讓韓薇薇等人驚呼出聲的是,靈瓏天竟然是真的拜伏了下去,拜伏在這個靈光光罩的前方,雙肩聳動,淚流滿面。

    “怎麼回事?”

    魏索行到了靈瓏天的身旁,他看到靈瓏天的面前有一塊不起眼的石碑,石碑用這荒族本源浮屠上的普通灰石制成,上面雕刻著一些靈族獨有的文字,布滿歲月侵蝕的痕跡。

    “這是我們魔皇龍一族的先人留下的遺訓,讓我們魔皇龍一族世代用生命守衛此處。”靈瓏天眼中金黃色的淚珠,映射著上方靛藍色的星光,不可抑制的滾滾而落。

    “這麼說,當年靈荒雙方,在這仙境之鑰落下之後,便聚集在此,定下了契約,共同鎮守。”巫神女等人都是深吸了一口氣。

    視線之中,這樣的不起眼的石碑還有很多處,可以想象,靈荒雙方當時有多少強大的存在,在此共同宣誓用一生一世,甚至一脈的傳承來捍衛此處,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最後荒族卻是會引發這樣的大戰。

    魏索的眼中無數晶瑩的光絲閃動,看著這團乳白色的靈光,但是無論用何種元氣法則,他卻是都根本無法看透這團看上去淡淡的乳白色神光內里。

    “唰!”

    魏索伸出了手,手心之中似乎有無數世界在顯化,他觸向了前方的乳白色靈光。

    但是瞬間,他的人影就在乳白色靈光前方消失了,化成了一個遙遠的光星,不知道被震出了多遠。

    “沒有多少時間了。”

    所有的人還沒有來得及驚呼,隨著一條光紋在虛空之中泛出,魏索就又已經站在了靈瓏天的身旁,看著靈瓏天點了點頭︰“沒有仙境之鑰,我絕對不可能破解這白衣大士留下的神禁,他的境界,我們根本無法想象。”

    “好。”

    靈瓏天站了起來,她知道魏索的意思,朝著身前的乳白色靈光光罩走了過去。她手上的灰色手鐲發出了異常光亮的灰色神光,仿佛這一刻就如同她的生命燃燒了起來,似是要印證魔皇龍一族遺留在此的古訓,此處值得魔皇龍一族永生永世用生命來守護。

    “唰!”

    靈瓏天身上異常熾烈的灰色神光和乳白色靈光相觸,讓所有人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的是,乳白色的靈光光罩似乎產生了感應,輕輕的顫抖了起來。

    “啊!”

    但是,只是一個呼吸之間,所有的人卻都駭然的叫了起來。

    靈瓏天的身軀沒有被震飛出去,但是她手上的灰色手鐲,卻是瞬間化成了微塵,在這團乳白色的靈光光罩前崩散。

    “就連這灰色手鐲也不是仙境之鑰!”知道靈瓏天的這個手鐲曾經破開天穹威能反噬的韓薇薇和姬雅等人,都是只覺得胸口一陣徹底的空洞。

    仙境之鑰的秘密,已經湮滅在了六七萬年前那場大戰之中,現在靈瓏天都無法進入,這世上,還有什麼人能夠得到這傳說中的仙境之鑰。

    魏索的身體晃了一晃,他的眼底也顯露出了一絲前所未有的慘然神色。

    “唰!”

    但是他的身體又馬上站得無比筆直,一片晶瑩的神光從他的身前泛出,他的身前又是凝出了一副副畫面。

    畫面之中,是一片片蒼翠的蠻荒荒原。

    這片蠻荒荒原之中,墜落著無數小則如房屋,大則如山岳的隕石,焰火燃燒不熄,一條條巨大的濃煙煙柱,如同一條條烽火直沖天際。

    有數千道修士的遁光,在這片蠻荒荒原之中若隱若現,在查看著這片荒原之中的情景。

    “這是雲靈大陸的蠻荒荒原!”

    所有的人頓時認出,這片蠻荒荒原,是他們所熟悉的雲靈大陸外的蠻荒荒原,應該正好位處于某處修士聚集點附近。而讓這片蠻荒荒原遭遇一場流星雨,整個蠻荒荒原之中都近乎燃燒起來的,便應該是那之前崩裂墜落的荒族浮屠。

    突然之間,這畫面之中所有的修士遁光全部頓住,所有畫面中能看清的修士全部駭然的望著上方的天空。

    整個蠻荒荒原上方的天空,突然變成了慘白色。

    一條條慘白色的光柱從天空之中垂落下來,隨後,一艘艘白骨大船在極高的高空之中,顯現出了身影。

    “域外天魔已經穿過了阻隔的星空,降臨到了雲靈大陸!”

    韓薇薇等人全部驚駭欲絕,她們之前听魏索說沒有時間,就知道對方必定不需要多少時間,就可以打通虛空通道,但是她們沒有一個人想到,這域外天魔竟然這麼快。

    “唰!”

    畫面之中,突然一條金黃色的神光垂落下來。

    至少有數百名在這片荒原上空的修士全部化成了血霧,形成了一條血色長龍,被卷吸了上去。

    “啊…”其余所有的修士,全部驚駭得魂飛魄散,但是所有這些修士的身體,卻似都被龐大的威壓定住,定在虛空之中,根本無法動彈。

    “轟!”

    一條白骨巨船首先降臨下來,在天空之中犁過,直接就將許多名修士撞成了血霧,而組成這條白骨巨船的域外天魔的頭顱都是在獰笑著,都是一陣狂吸,瞬間就將這所有修士化成的血霧吸得一干二淨。

    一股股毀滅性的元氣波動從這艘首先降臨下來的白骨巨船上散發出來,雲靈大陸的這片蠻荒荒原之中的所有植株迅速的枯萎,死亡,一條條精氣散發出來,而整片荒原,開始蛻化成枯寂的荒漠。

    “魏大哥,還有辦法能救他們麼?”

    長孫小茹的身體倏倏發抖,看著魏索問道。魏索一直是她最敬仰的人,在她的心目之中,魏索幾乎無所不能,所以在這種情形之下,她都還是忍不住看著魏索問出了這麼一句。

    “我正面臨抉擇。”

    听到長孫小茹的這句話,魏索神色復雜的看著周圍的每個人,他的目光無比的深邃,似乎要將每個人的樣子刻在眼底。

    “雲靈大陸這里,只有那名被我重創了的金骨域外天魔大帝坐鎮,其余兩名域外天魔大帝和一些準帝級人物,都在全力追蹤我們的氣機,正在設法感應和打通通往我們此處的通道。若是我此刻出手,雖然能夠滅殺不少域外天魔,但是馬上就會被這兩名帝級人物感知到我的具體方位,很快就會降臨此處。”

    所有的人都明白了魏索此刻的心情。

    他的抉擇,就是馬上迎來最後的時刻,還是可以和她們所有人多呆片刻。

    “動手吧。”姬雅看著魏索,用力的點了點頭,“至少我們都在一起,至少多滅殺掉一些域外天魔,或許能讓域外天魔一族衰落一些,可以少幾個星域被他們佔據。”

    “動手吧。”一直沒怎麼出聲的陰麗花也是出聲,她輕聲的補充了一句,“這一生,能和你一起走過,已經夠了。”

    “好,那借你們所有人的真元一用,和我一起對敵!”

    魏索沒有再多說什麼,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的點了點頭,對著所有人笑了一笑。

    “轟!”

    他的頭頂再次顯現出一尊三十二臂三頭的龐大虛影,一株古蓮也同時顯現,在虛空之中搖曳。

    原本這尊荒族的元氣法則演化的三十二臂三頭的龐大虛影充滿了滔天的魔氣,但是現在,卻是反而充滿了一種驚人敬畏的慈悲之意。

    “唰!”

    除了靈瓏天之外,其余所有人只覺得自己體內的真元一空,絕大部分真元和元氣,都被抽引了出去,貫入了魏索的體內。

    與此同時,一股奇特的威能,再將她們所有人全部定住,如同隔絕在另一方世界。

    “轟!”

    魏索身上的氣息,前所未有的暴漲。

    這一瞬間,他身上的神光,形成了一柄柄屠天戮地的神劍,刺入了虛空。

    隨後,他朝著前方,一指伸了出去。

    “唰!”

    無數個小天地在他的指尖顯化,又瞬間湮滅。

    ……

    雲靈大陸那片蠻荒荒原之中,無數的修士在慘叫,在無助的叫喊,無數的域外天魔,在哈哈的狂笑。

    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這滅世的情景。

    “唰!”

    但就在此時,天空突然好像裂開了。

    一根手指伸了出來。

    “轟!”

    方圓十數萬里的地面上,瞬間出現了一條巨大深淵般的溝壑,十余條散發著無數猙獰狂笑的白骨巨船,直接就消失在了這一指之下!
第一千兩百八十二章 一指劃溝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