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八十三章 這是我們的天地

    一股汪洋一般的恐怖氣機在十數萬里的區域之中震蕩著。-

    先前魏索看記載,古大能一指點出,萬里之外的強敵灰飛煙滅,已經覺得根本不可想象,然而現在他卻是隔著虛空,一指按滅十余條白骨巨船,在長達十數萬里的地面留下一條深深的溝壑。

    這種手段,讓雲靈大陸這片蠻荒荒原的時間都似乎凝固了。

    所有的域外天魔都不敢動彈,就連那名渾身金色骸骨的域外天魔大帝在這一瞬間都是驚惶莫名,以為這個天地之間有更強大的人物出世。

    “錚!”

    魏索的雙目之中射出了兩股冷電。

    “啊!”

    身處雲靈大陸蠻荒荒原空,不知道和他們此處荒族本源浮屠相隔多少萬里的此名渾身金色骸骨的域外天魔大帝一聲慘叫,他的眉心直接洞開了,一條條金黃色的鮮血不停的噴涌出來。

    “唰!”魏索的施法根本沒有絲毫的停留,他的雙手推開一扇門一樣,往前方的虛空推去。“砰!”方無盡的虛空之中一聲巨震,有一顆星辰的位置被推得有些移位了,牽扯出來的各種威能在魏索的牽引下,如同潮水一般朝著雲靈大陸涌去。

    “轟!”

    十個巨大無比的光人突然從虛空之中走出,每一個都是各種奇特的星辰牽引力和星辰射線凝成。

    雲靈大陸這一方蠻荒荒原空,除了那名混身金色骸骨的域外天魔大帝所在的白骨巨船之外,其余所有的白骨巨船瞬間就被這十個巨大無比的光人壓得徹底粉碎。

    “嗡!”

    魏索的神情無比凝重,這一擊發出之後,他卻是並沒有再接著對這尊渾身金色骸骨,眉心之中還有金黃色鮮血在源源不斷噴灑的域外天魔大帝動手,而是身無量神光涌動,在頭頂方演化出了三個巨大的混天輪盤。

    “他們馬就要到了。”演化出了這三個巨大的混天輪盤,一切都似乎慢了下來,安靜了下來之後,魏索深深的看著姬雅等所有人,輕聲說了這一句。

    “啊…”雲靈大陸的蠻荒荒原之中,渾身金色骸骨的域外天魔大帝劇烈的嘶吼著,虛空之中,一條接引之光一般的光柱透了出來,落在了他的前方。“嗡”的一聲巨震,這名眉心之中金黃色鮮血狂射不止的域外天魔大帝雙手一劃,他所在的這條白骨巨輪再次,白骨巨輪表面無數域外天魔的頭顱之中精氣噴出,瞬間沒入了那條接引之光一般的光柱之中。

    “你沒有打殺所有的白骨巨船,是故意留下了這樣一條,也要將這些域外天魔,引離雲靈大陸。”靈瓏天瞬間就明白了魏索的用意,但是她的渾身也是越發的冰冷。

    她知道若是魏索有能力滅殺這名金色骸骨的域外天魔大帝的話,必定是會徹底將這些域外天魔全部滅殺在雲靈大陸之中。

    只是在沒有絕對能力滅殺的情況下,才會先行將這些域外天魔引到此處。

    而應對一名域外天魔大帝,在短時間之內還根本沒有將之完全滅殺的能力,那面對三名域外天魔大帝和數名準帝級的人物,又豈會有絲毫的機會?

    “轟!”

    就在靈瓏天腦海之中剛剛閃現出那樣的念頭之時,一股可怕的氣息突然彌漫在這整座荒族本源浮屠之中,這股氣息從虛空之中擴散出來,像是可以貫穿古今未來,浩蕩諸天星辰一般。

    一名黑發飛舞的域外天魔帝級人物帶著滔天的威壓,直接在黑暗之中透了出來。

    這名黑發飛舞的域外天魔面相顯得十分年輕俊美,只有二十幾歲的面目,而且身的黑色神光在他的身外凝成一朵黑蓮,讓他看起來根本就像一名人族的大帝,而根本不像是一名域外天魔。

    “砰!”

    只在剛剛顯化之間,魏索的周圍就已經顯出千條黑色的手臂,每條手臂之中都是握著一件不同的晶石武器,各個都是可以撕裂虛空,異彩繽紛,朝著魏索打來。

    “轟!”

    魏索的身後,也突然閃現無數晶瑩的神光,凝成了三十六條手臂,每一條手臂的掌心都有一張張仙圖在顯化。

    但是這一張張仙圖的威能卻是沒有首先應付這千條黑色的手臂,而是第一時間打入了虛空之中。

    “唰!”

    虛空之中一團光影直接被刷了出來,卻是一艘龐大的白骨巨船!

    這艘白骨巨船顯得比其余的白骨巨船都要滄桑,如同已經在虛空之中航行了不知道多少萬年,船身表面每一個域外天魔頭顱都顯得要比其余白骨巨船要蒼老,但是元氣波動卻是更加的劇烈!

    白骨巨船的船頭,凝立著一名白須飄灑的老得不像樣子的白骨域外天魔。

    這名蒼老不堪的域外天魔身的元氣波動,也是和混身金色骨骼的域外天魔一樣的令天地震顫,同樣是一名真正的帝級人物。

    “噗!”

    一將這名蒼老的域外天魔大帝連著白骨巨船從虛空之中逼出,魏索張口一噴,卻是噴出了一股恐怖的血泉,好像將渾身的氣血都噴光了一般,形成了一柄血紅色的道劍。

    “錚!”虛空之中無數道音奏鳴,蕩漾著難以想象的龐大殺意和驚人的意志。

    “怎麼可能,你的神識明明還沒有我…”黑發飛舞的俊美域外天魔面出現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千條黑色手臂和手中的晶石武器全部被血紅色的道劍斬碎了,他眼中噴出的兩條慘白色的射流也根本沒有能夠阻擋住這柄血紅色道劍,只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在這柄血紅色的道劍綻放出一朵朵白骨鮮花,每一朵白骨鮮花的正中都是一座白骨荒山。

    他的半邊身體直接就被這條血紅色道劍斬了下來,化成了飛灰,打進了虛空。

    “意念甚至超越生死,你們這種蝗蟲似的人物,又怎麼能體會我們捍衛這方天地和捍衛自己身邊人的決心。就算你的神識比我強大一些,又如何抵擋我的決然道劍。”魏索似是回答這名黑發飛舞的俊美域外天魔的不可置信,又似在演化神則,無數玄冰色的光紋刺入虛空,他周圍的虛空之中,足有千朵白骨蓮花在綻放出來,但是只是伸出一個小花骨朵,就又神光消隱,枯萎下去。

    獨抗兩名大帝級人物的同時,魏索明顯還在和一些半帝級和準帝級的域外天魔在對抗。

    在強大的混元定天領域之中,他一人對抗兩名大帝和這些半帝級之的人物,竟然一個照面之間,不落下風。

    “吼!”

    但就在此時,一片金色的沙漠從魏索身前席卷而出。

    一股帶著驚人死氣的力量,使得這個原本枯寂的荒族本源浮屠的生氣都瞬間迅速斷絕。

    額頭還在噴射著金黃色鮮血的域外天魔大帝手持一柄金黃色古矛厲吼著沖出,“嗤!”,一矛就將魏索的身體洞穿,直接挑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絕望了,魏索面對兩名域外天魔大帝,還尚有一戰之力,但是和他之前所說的一樣,的確不是三名域外天魔大帝的對手。

    那名黑發飛舞的域外天魔的半邊身體也長了出來,只是渾身的元氣波動減弱了不少,但是卻明顯沒有性命之憂。

    魏索本身就是最好的例子,一名大帝級人物,最為強大的反而不是一些真元力量,而是對于元氣法則的掌控。三名域外天魔大帝齊至,這已經是必死之局。

    “嗤!”

    就在魏索被一矛挑飛出去的瞬間,一株七種顏色的骨樹突然在魏索的頭頂生長出來,七種顏色的骨枝狠狠的抽打在魏索的身。

    “啊!”

    韓薇薇等人幾乎全部跳了起來,就好像這七種顏色的骨枝是抽在她們的心。

    魏索的整個身體被抽打得幾乎全部崩裂開來,似乎要徹底的化成飛灰。

    “不朽!”

    但就在此時,魏索的體內的一片木片浮現了出來,震蕩出一股萬古不朽的氣息,與此同時,他的身,也是散發出了同樣萬古不朽的氣息。七種顏色的骨樹,反而被他的身體硬生生的震飛了出去。

    “想要侵滅我們這個世界,你們也得問問,你們自己這方有幾個人能活下來。”

    “你先死!”

    與此同時,魏索的口中發出了這樣的聲音,如同神祗的裁決。

    “啊!”

    手持金黃色古矛,剛剛才一擊將魏索挑飛出去的金骨域外天魔大帝突然駭然至極,往後倒飛。

    但是一股恐怖的威能瞬間破土而出,將他的身體都定住。

    “唰!”“唰!”“唰!”

    這一瞬間,魏索和這名金骨域外天魔周圍的虛空之中,有無數韓薇薇等人的神則在交鋒,另外兩名域外天魔大帝人物在拼命阻截魏索對金骨域外天魔大帝的這一擊,但是魏索又同時演化其它強威,攔截這兩名大帝的威能。

    破土而出的恐怖威能,卻是沒有人阻截得住。

    一條靛藍色的星核透了出來,瞬間徹底燃燒,和魏索先前發出的無數透明神光結合化成了一條靛藍色的洪流,沖擊在駭然欲絕的金骨域外天魔大帝身。

    這名金骨域外天魔大帝徹底化成了浮塵,消散在這條洪流之中,再也沒有了生命的跡象。

    一名大帝被魏索滅殺!

    “轟隆!”

    與此同時,這整個荒族本源浮屠劇烈震動,在虛空之中開始崩裂,墜落而下。

    但是魏索的神色卻是沒有絲毫的改變,他的目光掃在另外那兩名域外天魔大帝,和另外一條透出的白骨巨船身。他的聲音凜冽如刀︰“別忘記,這方天地是我的主場。”

    下一章在明天早
第一千兩百八十三章 這是我們的天地